第800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当颜妍离开后,米澜那发自内心的恨意便延续到了我的身上,她怒视着我,我更恨她不懂事,这个时候她应该看清方圆身上的本质,选择听从米仲德的安排,方圆这个心中装着太多情绪的男人,是不可能一心一意给她幸福的,而这段产生于欲望和利益追逐中的婚姻更不值得她去维护。

我终于向她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米澜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怒道:“你和我爸到底在背后达成了什么卑鄙的共识?为什么这几天那么多的股东将股权转让给了你们公司?......我爸现在又逼着我和方圆离婚!......这里面的巧合,一定就是你们阴谋的表现!”

不知为什么,这后半年里,我总觉得自己对米家是有所责任的,不管米仲德父女曾经是怎么对我的,但他们始终是米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直系亲属,而我也是一定会和米彩结婚的,所以在米彩不愿意恨的前提下,我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厌恶他们,于是我耐着性子对米澜说道:“你爸他是不会害你的,我觉得你说这些的时候,最好站在你爸的角度去好好想一想。”

米澜激动的摇着头,她呜咽着说道:“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我只想和方圆在一起,只想他能一心一意的对我,然后忘了颜妍那个贱女人!”

看着她失去理智的样子,我心中弥漫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悲凉,不是为我自己,是为米澜这个自私却又痴情的女人,我终于对她说道:“米澜,你听我说,颜妍她并不是一个贱女人,她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早就和方圆恩断义绝了......我劝你也好好想想,方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然后再理智的作出决定,而不是像上次和现在这样,一遍遍的跑来质问我,从我这里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得到的结果!”

米澜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却依然愤恨的看着我,说道:“这次我不是来要结果的,我只要你告诉我,我爸和你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让他有依仗逼着我和方圆离婚!”

“关于这点你更应该去问你爸,我是不会和你说些什么的.....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要下班了,今天晚上还有一场商业酒会要参加,我没多余的时间和你在这儿耗着!”

米澜看着我冷冷的笑道:“呵呵.....你们都希望我和方圆离婚吗?......可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个婚离不了......因为我已经怀了方圆的孩子,今天晚上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方圆,我相信他知道自己有了做爸爸的责任后,一定会全心全意爱我和孩子的......我不怕和他一起吃苦,就算没有了万森,我们也一样会生活的很快乐!”

这个从米澜口中说出来的消息让我充满了惊异,但我没有给予任何回应,我心里想的是:如果事情的发展变成米澜期望的这样,倒真的是一个还算不错的结果,只是,方圆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会像米澜这么想吗?然后去接受一种以家庭责任为中心的全新生活。

谁知道呢!我只晓得人性的背后是白云苍狗,在见不到结果前,人的心都不是透明的!

......

不光人性的背后是白云苍狗,连世事也是无常的,在我参加商业酒会的过程中,传来了一个足以震惊整个圈子的消息,这个夜晚,米仲德和方圆针对股东频繁向我们公司转让股权的事情发生了剧烈的冲突,米澜在两人中间调解时,被方圆失手推倒,腹部重重磕在了茶几上,送到医院时,肚子里那两个月大的孩子已经流产,好在人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个夜,我失眠了,第一次为了米澜这个女人而失眠,我的脑子里总是闪现着她对这个孩子充满期待的表情,可惜这种在她心里酝酿出的美好期待,仅仅维持了半个夜晚,便以这样一种方式收场了......此时,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而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在冥冥之中有因果报应的存在?她曾经以第三者的身份毁掉了方圆与颜妍的婚姻,使得颜妍在绝望中拿掉了那个孩子,而现在,她也没能保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同样是因为方圆,同样是方圆的孩子,同样将颜妍曾经那撕裂的心情体会了一遍.......

我有些窒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以局中人的身份去处理眼前的这些事件,因为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的悲剧......

但是,远在美国的米彩已经震怒了,次日的下午,便传来了新绿能源正式收购艾萨投资对万森所占有股权的重磅消息,这是一次超出原本价值许多倍的收购,想来双方一直僵持着,便是因为没有针对收购价格达成统一,但此时的米彩已经顾不上这些,即便是溢价,也收购了这部分股权,这意味着:方圆即将丢失对万森的管理权,而董事会也将被洗牌,我的路酷和米彩的新绿能源将正式成为万森最大的控股方.....等我们协力稳住局面后,就是卓美代替万森重新归来之日!

......

这个下午,我代替还没有归来的米彩去医院看望了正在修养的米澜,她仿佛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人,至始至终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而方圆并没有在她身边陪着,他的电话已经关机,这一天中,没有人能够联系上他。

这个事件的发生,更加坚定了米仲德夫妇要米澜和方圆离婚的决心,现在他们只等方圆再次露面,便会替米澜将离婚协议书摆在他的面前。

这一天就这么在心情的沉重中渡过,直到深夜来临时,我才离开了公司,准备去那条小吃街吃点东西,实际上苏州这么大,去哪里吃个夜宵有一万种选择,可我就是很强烈的想去那条小吃街。

因为是冬天,小吃街里的店铺普遍打烊较早,只剩下寥寥几家还有灯光在闪烁,而那间有着无数记忆的“惠芳饭店”便是其中之一,我迈着好似被设定过的步子,宿命般的向着它接近。

饭店里,我竟然见到了正在独自喝酒的方圆,我们又宿命般的相对......他似乎有些喝大了,晕晕乎乎的看着我,但也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感到意外,他拍着脑袋努力的让自己清醒,可依然含糊不清的对我说道:“昭阳,你不来.....我也打算去找你......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我告诉你一个,你一直想知道的秘密......你放我一马,放我一马......”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