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她去了哪里

尽管最近的生活节奏快到让我难以喘息,可这个住在酒店的夜晚,我还是有些失眠,我不可避免的在夜深人静中想起了这些年发生的种种事件,而我在这些事件中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些什么......

入神中,摆放在柜子上的手机传来了一阵信息的提示音,我大概能猜到这条信息是谁发来的,因为只有她热衷于在这深夜里发上一条信息和我说些什么。

果然,这是乐瑶给我发来的微信,她让我没事儿多关心关心罗本这个快要得道成仙的男人!

最近,罗本确实是一副隐居的状态,即便我们给他打电话他也很少会接听,有时接听了,说不上几句后便不耐烦的挂掉了,天知道他到底是患上了抑郁症,还是忙于音乐创作。

基于他之前表达过不愿意再玩音乐的想法,那他很可能真的是在思想上出了点问题!......这些年,他疯狂过,也一夜成名过,可惜在感情上却一直无法圆满,回想他这一路走来,其实也真的挺辛酸的,除了我们少数几个挚友,没人知道他放荡不羁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想与某个女人厮守到老的心,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男人的心并不大,一辈子能装下的也就那么一两个女人。

是的,他有过无数的女人,可是让他动了情的也就只有韦蔓雯和CC,不过都以悲剧收场了......

我和乐瑶就这么聊着罗本的近况,她越来越担忧,以至于立即做了一个决定,她明天就将去美国找回罗本,我们都一致认为,罗本现在这个状态,便是因为他在美国没有一个固定的朋友圈,总是自己一个人生活,难免胡思乱想所导致的,所以他需要回国,然后活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和音乐事业中。

其实,自从乐瑶在娱乐圈成名后,她为罗本操的心一点也不比我少,有了这样的对比,我倒真的觉得她就是一个至情至性的女人,她之所以现在还牵挂着我,并不是因为那放不下的情感,而是基于曾经共患难的阶级情谊。

聊完了罗本,我们的话题又回到了曹今非的身上,乐瑶告诉了我一个重要的信息,她说曹今非正在玩的是一款名为“龙游天下”的手机游戏......

我顿时陷入到了亢奋中,放弃了信息聊天的方式,直接一个电话拨给了她,她接通后,有些诧异的问道:“短信聊就好了呀,干嘛特地打电话过来?”

“你说曹今非他正在玩龙游天下这款游戏?”

“嗯......这个败家的少爷,竟然在一款破游戏上花了一百多万,真不知道他脑袋里是不是塞粪了!”

“冲动消费嘛!”我感慨了一句,心中大概能确定那个名为天涯司令的超级玩家便是曹今非,只是这也太巧合了,在我的潜意识中,一直认为曹今非玩的是电脑端的大型网络游戏,所以上次也没有多问,不过“龙游天下”确实是目前手机市场正炙手可热的游戏,玩家基数庞大,听说某个活动时,单日最高的充值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3000多万,基于我们的游戏类型和所针对的目标消费群都是一致的,我便直接将商业竞争的矛头对准了这款已经进入成熟期的游戏。

乐瑶自己就是一个游戏达人,没人比她更能理解玩游戏时所产生的冲动消费,何况曹今非也实在是不缺钱,再者,在游戏中花费上百万的也大有人在,曹今非并不是唯一,所以她也没有真的放在心上,相反还有一些动容,毕竟曹今非这个大少爷是为了取悦她,才去尝试玩游戏的,遗憾的是,尽管曹今非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成为了一款游戏中的风云玩家,可最后还是扑了个空,乐瑶竟然不玩游戏,也不过豪门生活,跑去拍电影了!

想起这些,我倒真的觉得这对明星夫妻活的挺有喜感的!

.......

结束了和乐瑶的通话,我便立即登录了“龙游天下”这款游戏,继续以游戏中熊一刀的名义向天涯司令发出了条私信:“帮主,在打副本呢?”

也许是因为我最近频繁发私信,天涯司令已经不胜其扰,明明在线却没有回复我,不过,如果他真的是曹今非,也足够证明他现在的夜生活很普通,当乐瑶在外面拍戏,他就窝在家里玩游戏,也没有出去搞那些公子哥们都爱玩的派对。

我索性和他摊牌,又发私信问道:“你小子是曹今非吧?”

他随即回了一个惊恐的表情,反问道:“你丫是谁,有什么企图?”

我有心戏弄他,便回了一个伤心的表情,说道:“公子,你真的忘了大明河畔的夏雨荷了吗?......”

“你丫快别胡说,我可是个作风正派的男人.......”仿佛觉得自己这么说有点太厚颜无耻,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指现在!”

我忽然在这无聊的深夜里找到了乐趣,便又回道:“曹公子,你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吗?......你这么薄情寡义,对得起我对你的情深义重吗?”

这次过了很久,曹今非才郁闷的回道:“我......操,我不认识你!”

我笑喷了,在现实中曹今非也还算是一个比较有涵养的人,不过在游戏里却退化成了和我无异的市井小民,想来这也是玩游戏的乐趣之一,大家可以在这虚拟的空间里做一个真实的自己,我终于回道:“不瓢你玩了,我给你打电话,现在方便接么?”

“你要有我的号码你就打,希望你别是个女人!”

我退掉了游戏,从电话簿里找到曹今非的电话号码,继而拨了出去,那头的曹今非可能已经看到了来电显示上我的名字,以至于接通后难以置信的问道:“昭阳,你就是那个熊一刀?”

我损友似的“哈哈”笑着,电话那头的曹今非更加郁闷了,他又追问道:“现实中还真没人知道我到底在玩什么游戏消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之所以联系曹今非还是为了正儿八经商业上的事情,当即收起了玩闹之心,正色说道:“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天涯司令到底是谁,但乐瑶告诉我你在玩这款游戏之后,我也就八九不离十的猜到是你了,毕竟整个龙游天下手游,也就一个花费超百万的超R玩家,除了你有这么败家的魄力,我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曹今非有点尴尬,虽然在游戏中人人都崇拜他是一个超R玩家,可是和现实中的朋友聊起这些,多少有败家的感觉,毕竟一百多万已经能够买上一辆高配置的豪车了,他却只是拿去换了一段游戏代码!半晌他才对我说道:“听说你们公司正在开发的游戏和龙游天下很接近,你是希望,等你们游戏上线运营后我转投到你们那边吧?”

“是这个意思,我相信我们这款游戏的可玩性是要大于龙游天下的,所以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至于你在龙游天下这个游戏上的资金投入,我们公司给你报销......你看怎么样?”

曹今非有些为难的说道:“这点游戏上的资金投入都是小钱,只不过我和龙游天下的孙总私下有一点交情,我要是为了帮你的忙,参与到你们的商业竞争中,我和他那边就有点不太好交代了!”

曹今非道出实情,我倒真的不太好为难他,可是现在的我已经将自己放在了商人的位置上,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是我必须要做的,我稍稍思考之后,说道:“我知道你的难处,如果你和孙总真的是铁杆兄弟,那我肯定不让你为难,如果只是一般交情,我还是想争取一下......这样吧,你如果明天有空的话,我去北京找你,咱们当面聊这个事情......其实,我们公司把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了游戏的研发上,关于宣传推广这块并没有预留太充裕的资金,现在很需要一些事件性的营销推广,所以,无论我们私下有没有交情,这件事情我都是非做不可的......你能理解我吧?”

曹今非一阵沉吟后,说道:“呃......还是我去苏州找你吧,最近我挺闲的,就不浪费你宝贵的时间来北京了!”

“感谢、感谢!”

......

自从开始二次创业后,我的气运似乎变得很不错,不过仍被一些小困难、小障碍时不时的阻挠着,但也并没有给我构成太大的压力,这源于我彻底将自己摆在了商人的位置上,此时,我真的很明白自己要在这条道路上走多远,所以无论困难是大是小,我都必须要有迎难而上的决心。

次日,我一早便去了公司,找到童子,我希望他们游戏开发部能够在游戏中增加一个以曹今非姓名命名的游戏场景,我会借此向曹今非表达他能转投我们游戏的诚意,我觉得这些小细节是可以打动他的,而且我们私下也有交情,否则他不会为了这个事情特地跑到苏州来找我。

上午的十点左右,助理帮我买来了许多的日常生活用品,这是我待会儿要去疗养院送给简薇的,我清点了一下,确认没有遗漏之后,便驾车向市郊外的疗养院驶去。

大约二十分钟,我来到了简薇所在的疗养院,此时,她正一个人坐在树荫下看着一本名为《冰与火之歌》的幻想文学小说,我和她打了个招呼,她只是看了我一眼,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手中的读物上,我知道这本书是莫子石临走时留给她的,而这种幻想类型的小说,有助于活络她的思维。

我将那些日常生活用品送到她的房间后,便在她身边的花池旁坐了下来,我看着她的侧脸,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打算休息一会儿就回公司......

我终于按捺不住向她问道:“在这里待的还习惯吗?”

“我这才待了半天,习惯是这么容易形成的吗?”简薇一边看书,一边回应着,但她的语气却有些不耐烦,显然是因为我破坏了她读书的连贯性。

我笑了笑,很识趣的没有再开口,大约过了五分钟,她用书签做好标记后,放下了手中的书,又向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愣了一愣,心中有些被她问出了内伤,但还是强作笑颜回道:“昭阳......和早晨的朝阳是同音。”

“哦,那挺好记的!”

我下意识的想回一句“那你之前也没记住啊”可话到嘴边,我还是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只是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有些无聊的戳着地上的泥土。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以为是公司有事务需要我处理,等看了来电号码后才发现是安琪打来的,我的心忽然就“砰砰”狂跳,我放下了手中的树枝,呼出一口气才接听了电话,我知道她会给我带来米彩的消息。

“昭阳,我和张一西昨天到的洛杉矶,今天早上我们就去了新绿能源的总部.......”

听她说到关键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心中有些不满,便回道:“安总,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着急吗?你可不可以不卖关子,算我求你了!”

安琪的声音有些低沉,她说道:“昭阳,我真不是和你卖关子,我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呃,我们没有碰到米彩本人,我向他们集团的人打听了,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去集团上班,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充满了错愕,整个人好像失去了思维能力.......

“昭阳,你还好吗?”

我克制自己不将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许久才平复了一些情绪,回道:“我没事......拜托你们再打听、打听,或者找一个叫蔚然的人,他一定知道米彩的近况......!”

“嗯,你也不要太着急,毕竟米彩是严卓美唯一的女儿,她在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据我猜测,她可能是去其他地方渡假了,别忘了,她可是一个很喜欢旅游的人,反正严卓美给她施加了那么大的压力,索性用这种方式和严卓美抗议,自己还能出去放松心情,你说对不对?”

我一向很佩服安琪那强大的分析能力,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一些,同时拿定主意,如果安琪和张一西打探不到米彩的消息,我便会办理签证,亲自去一次美国......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