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随你去私奔

面对着表情严肃的乐瑶,我的心情渐渐沉淀了下来,与她对视着,等待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对我进行最后的考核,我忽然又有些紧张,因为我们的对话,很可能会被在房间里同样等待着的米彩所听见,我不禁去揣测此时的她是什么心情......或许,也充满了期待吧,我们都为了这一天等待了太久,虽然有些遗憾,今天仍下着雨,可是种子早已经在土壤里萌芽,只等明天的阳光降临,开花生长!

乐瑶终于开口,庄重的向我问道:“昭阳,还记得你曾经是一个在酒吧,端着酒杯流泪,没有出路的男人吗?”

我点了点头,回道:“记得。”

“也记得,自己是怎么将灵魂寄托在一座天空之城上,用麻木的躯体在地下通道唱了多少空虚寂寞的歌吧?”

“也记得!”

“那请问,对比曾经,现在的你是否充满了幸福感呢?”

我仿佛在这一刹那有了穿透的神通,闭上眼睛,便看到了房间内的空调正在往外“呼呼”的喷着热气,穿着婚纱的米彩用她习惯的姿势端正的坐着,她看上去很安静,可是脸上挂着的泪水却如波澜荡出了她的高兴,和忘却苦痛的轻松,也许这一天,她比我等待的更久!......当泪水从她的脸上滴落,我心里的向阳花便在绽放,回首这一路走来,有过阴霾,可阳光也在散落,映射出了无数个难以忘怀的瞬间!于是,我又看到了她眼泪落下后的明媚笑容,用温暖孕育着我心中的幸福感。

我睁开了眼睛,终于挂着湿润的笑容,回道:“充满了幸福!”

“害怕丢掉这种幸福吗?”

“不是害怕,是恐惧!”

乐瑶轻轻点了点头,在这个场合露出久违的笑容,轻声说道:“所以,请你在婚后照顾好这个让你充满幸福感的女人,用你的身体和灵魂守护着她,直到你们一起老去......永远也不要再做那个在酒吧端着酒杯流泪,在地下通道唱着空虚寂寞的昭阳,好吗?”

“好。”我只用了一个字来表达自己对未来的渴望。

乐瑶终于让开了自己的身体,为我打开了房门,带着鼓励的笑容对我说道:“现在去迎接你最美丽的新娘吧。”转而又鼓掌对屋子里的所有人说道:“让我们大家一起为这对新人祝福吧,祝他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

我在响彻整间屋子的掌声中,走进了米彩的房间......我看到了穿着洁白婚纱的她,她的脸上挂着泪痕,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美丽,我这一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新娘,她甚至没有化妆,可是脱离了点缀的她,依旧是美丽的典范,没有任何的折扣!

一直陪在米彩身边的李小允,对我说道:“昭阳,今天米彩并没有选择化妆,她说要以最真实的自己面对你,这辈子,要做你生命中最纯粹的女人!”

我看着不施粉黛的她,仿佛带着圣洁的光辉,与我心中的那座城池重叠、融合,我不需要再怀疑,她就是那座城池里的女人,她对我的纯粹是一把晶莹的钥匙,在我封闭了许久的心里打开了一扇门,等待并迎接那座城池的归来!

在我与米彩彼此的凝视中,屋外的亲朋好友再次将祝福送给了我们这一对历经磨难的新人,鼓励我抱起她,用自己的臂膀为她乘风破浪......

我向她张开了双臂,弯下身抱起了她,感受到彼此的气息,气息便成了一种信仰,无法割离般的烙在我们的生命中......我再次有了情到深处的感触,低头亲吻了怀抱中最纯粹的她......

离开了屋门,我没有选择走电梯,用残存的力量,感受着她给我的甜蜜负担,顺着楼梯一步步往下走着,又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让景小思考核我的三个问题,我答错了其中的一个!”

米彩凝视着我,仿佛早有预料,也轻声对我说道:“我知道你会答错的......”

“为什么?”

“因为你总是站在原地,以为我在你身后需要等待着,可是......我已经走在了你的前面,所以你才会答错......!”

我有些错愕......

米彩好似一种本能般的抱紧了我,轻柔的说着:“昭阳,我的前半生是为了父亲活着......下半生,我要为你活着!......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容不下你和我,我愿意天涯海角随你去私奔......”

我的心在颤动,脚步却坚定,眼泪又是松软的,止不住的掉落着,我的心已经在熊熊升起的爱情火焰中被融化,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幸福过,生活也好似骤然有了无限的希望!

我哽咽着对她说道:“也许我们的灵魂早已经走在了私奔的路上......这辈子遇见你,是我的幸运,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我发誓!”

“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楼下,作为伴郎的罗本已经替我们打开了车门,我抱着米彩坐进了婚车里,鞭炮声再一次响起,我知道,再稍稍等待,米彩便是与我有过婚礼的夫妻了,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领证,但我们要在一起生活的决心丝毫不比任何一对合法夫妻要来的少。

车队在淅沥沥的雨水中向我和米彩的家驶去,一路上,我们都紧扣着彼此的手,往同一个方向张望着被雨水淋湿的整座城市,不知为何,我的心竟然在快要溢出的幸福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惆怅,于是,我狠狠的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因为阴雨绵绵的天气造成的,也许,下午就会扬起春天的风,吹走整座城市的潮湿,而阳光也会肆意的挥洒着......

片刻之后,车队终于到达我们家的小区,我又一次抱着米彩向我们温暖的住处走去,而这一次我依然没有选择走电梯,依然不顾手臂的酸痛,顽强的抱着米彩上了楼,而早就被安排好的孩子,为我和米彩滚了床,作为伴娘的景小思又为米彩准备好了茶水,米彩很恭敬的为板爹和老妈敬了茶,也改口称呼板爹和老妈为爸妈......我的心,在这一刻充满了安全感;我知道,我不必再担忧什么,米彩已经真正的成为了我的妻子,如果足够幸运的话,等今天晚上我们行完夫妻之礼,下个月便会传来怀孕的好消息,到那时,在这种添孙的喜悦下,一定会让严卓美接受我们在徐州所组建的小家庭。

上午的10点半,我们来到了预定好的酒店,我和米彩以及伴郎、伴娘迎接着前来祝贺的宾客,快要11点时,米仲德带着方圆和米澜,以及米彩的婶婶也出现在了酒店,他们来到了我和米彩的面前......气氛当即有种说不出的沉闷。

米彩的婶婶一直是个置身事外的人,她像个母亲似的抱着米彩,有些哽咽的说道:“小彩,看着你嫁人了,婶婶很为你感到高兴,也很舍不得......你一定要答应婶婶,把婚后的生活过幸福了,让婶婶在苏州可以安心!”

米彩也动容的抱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我知道,对于米彩而言,她的婶婶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甚至是高于严卓美这个亲生母亲的。

米仲德也在这个时候抱了抱米彩,却没有只言片语的祝福和叮嘱,然后便带着米彩真正意义上的家人向酒店的内厅走去,我没有去看他们的背影,迎接着下一波宾客,而米彩却有些失神的看着他们进去的方向,直到我提醒,才回过神带着笑脸,与我一起感谢宾客们的祝福。

临近午宴开始的时间,宾客们大部分已经就位,我和米彩终于有了片刻的空闲,我们很有默契的一起向酒店的门外张望着,我们需要对面那些绿色的树木缓解精神和视觉上的双重疲劳......

我握住了她的手,微微冰凉,赶忙又替她将披在身上的红色外套紧了紧,她抱住了我的腰,有些欠缺安全感的再次问道:“昭阳,今天这场雨还会停吗?......真的下得太久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阴郁!”

我轻轻的搂住她,安慰道:“这只是一场雨,就算下午不放晴,也总有放晴的一天。”

“可是......我真的很想在我们的婚礼上见到阳光!”

我也因为这停不下来的雨水而烦躁,可是为了让米彩安心些,又带着笑容说道:“不管下不下雨,今天都是一个很适合结婚的日子......对了,刚刚来的路上,你没有看到吗?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好几对结婚的新人呢,大家其实都在这场雨水中喜悦,没什么关系的!”

米彩还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开口,可我却在这个时候敏锐的捕捉到了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此时的米彩,很可能正被这种不太乐观的第六感所困扰着,于是我又一次劝慰道:“不要过度的去迷信天气......我永远不会忘记,方圆和颜妍结婚的那天,天空是多么的晴朗,阳光是多么的挥洒,风吹得多么的自如,可是他们的结果呢?.....我们现在都看到了......所以,你一定要相信事在人为,而不是无端的感觉和揣测!”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