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用力的看了一眼

米彩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颜妍的车以及在车里坐着的简薇,她顿时没有了嬉闹的心情,言语平静的有些发冷,她问道:“你刚刚接的是谁的电话?她们怎么来了?”

我赶忙解释道:“你知道秦岩正在追求颜妍吗?那小子竟然从徐州赶过来了,就为了见颜妍一面,所以颜妍打电话给我,让我一起去接他,但我没有想到简薇也一起来了。”

米彩没有再言语,颜妍打开了车窗,示意我和米彩一起上车,我知道简薇是个让她很有心结的女人,怕她感到不适,便问道:“你要一起去吗?”

“为什么不去?”米彩说完已经在我之前向颜妍的车去,而我在她的背影里看到了她的敌意,虽然她一直是个很淡漠的女人,但是在与我的爱情中,她却不是淡漠的,她因此痛苦过,也撕心裂肺的哭过!

我与米彩先后上了颜妍的车,我们坐在车的后面,颜妍在随后启动了车子向火车站的方向驶去......然后,大家一起在发送机的声音中沉默着,但可以预知的是,最先开口的一定是简薇,因为她真的不应该再出现在有我存在的地方,所以她需要一个理由。

果然,简薇在片刻后转过头对米彩说道:“今天方圆来找了颜妍,他说,米澜昨天晚上将上次我和昭阳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了你,我猜的到,你虽然在他们面前选择了维护昭阳,但内心却不相信昭阳是为了看颜妍而回苏州的。”

简薇的这句话里包含了许多的内容,还有她个人的猜测,但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方圆真的因为担心颜妍出现术后不良反应而来找过她......这证明他还活在一种过去和现在的矛盾中,但这却是情理之中的,毕竟颜妍和他在一起结结实实的生活了7年,他不可能完全切断对颜妍的一切情感,且不说爱情,这7年,也足够产生那种类似亲人的感情了!

米彩稍稍沉默之后对简薇说道:“你这么说是要和我解释什么吗?”

“谈不上解释,只是想告知一个可以让你们放心的决定......“稍稍停了停,简薇低沉着声音又说道:”......等我的父母接受国家的审判之后,我准备处理掉国内的事业,移民到美国了,这样的距离,我想足够我们之间不会再产生误解了吧?”

我下意识的一惊:“这!......”

米彩的脸上也随之出现了复杂的表情,因为我们在简薇做出的这个决定中看到了仿佛在重演的历史,当初米彩的妈妈也是因为父母在接受政府的审判之后,哪怕抛夫弃女也要选择去美国,但又有区别,毕竟双方的父母,一个是不白之冤,一个是确实走错了路,而简薇和米彩的母亲也各有不同,简薇走的干干净净,她却留下了一个破碎的家庭.......但这相似的一点,也足够让米彩心绪复杂了......甚至连我也因此想起了明天必须要去面对的那从美国归来的严卓美!

简薇又说道:“本来我是打算静静的离开,可是得知你可能会误解昭阳,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所以仔细考虑之后,打算过来和你们见一面,然后将一些话说清楚......我知道你们就快结婚了,虽然有点难过,但还是衷心的祝福你们......”简薇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但她看上去似乎还有话要说,可最终也没有说出口......也许她是觉得有些多余,因为对于米彩而言,得知她即将移民到美国就足够了。

米彩确定简薇不会再说什么后,也终于回道:“谢谢,希望你到美国后能一切顺利。”

简薇点了点头,便不再开口......而我更是闭口不言,因为夹在米彩和简薇中间,我深知言多必失的法则,尽管这心里已经如打翻了五味瓶般翻腾着......

沉默了许久,简薇充满疲倦的对正在开车的颜妍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放我在这里下车吧。”

“嗯。”颜妍应了一声,却已经泪流满面,她作为简薇的挚友,看到简薇带着如此悲惨的结局选择移民,她深深的感到难过......而简薇离开后,她便是孤独的,身边将再也没有一个可以相互依靠的患难朋友!

车子渐渐停稳,简薇解开了安全带,她有一个停顿,好似在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却又好像是我的错觉,于是,我有些恍惚,而简薇已经打开了车门,她岿然不动的立在风雨中,等待着往来的出租车......

颜妍并没有立即启动车子离去,她趁这个停车的空隙抽出纸巾擦掉了脸上的泪水,于是我也在这个空隙看到了那纷纷落下的雨水打湿了简薇黑色的发......

我心绪复杂:这也许是我见到她的最后一面,也或者不是,但下次的相见,一定是遥遥无期的,而情感也将彻底变化,我相信,她会在美国安家乐业,等再次相见时,她可能已经有了一个混血的孩子......这样也好,我们不必再想起那些说不清也理不清的过去......

我用力的看了她一眼,便彻底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颜妍也在此刻启动了车子,我没有再回头看看,简薇她是在等待着往来的出租车,还是已经乘车离去......可空气中,那离别的味道却是真真切切的!这种离别不亚于生离死别......

......

车子顺着一路的街灯继续往火车站的方向驶去,我终于看了看身边的米彩,她没有表情的看着车窗外那一个个倒映着霓虹的水坑,可我却很想知道,此刻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终究也没有能够问出口,因为与我们处在同一个空间的还有颜妍,有些话,我们是不方便在她面前说起的,于是我按捺着,也沉默着......

或许很快,也许过了很久,颜妍终于带着我们来到了火车站,她让我帮忙在往来的人群中寻找秦岩,而她还并没有见过秦岩的真面目。

是米彩先发现了秦岩,她对颜妍说道:“你车子开到前面掉头吧,我看到他站在对面那个麦斯威尔的广告牌下了。”

颜妍应了一声,选了一个能掉头的地方将车子掉了头,而她终于要在一分钟后和秦岩见上人生中的第一面!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