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再去旧城以西

在这个回到苏州后的深夜里,我终于知道了这间老屋子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它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也承载了一家人的悲欢离合,可我却一无所知的在这个屋子里生活了两年,现在想来,这两年,仿佛是一场命中注定的等待,从此将自己的命运也牢牢的与这间屋子捆绑在了一起。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我和米彩的聊天还在持续,我向她问道:“你妈妈后天就要回国了,我们需要在苏州等她吗?”

“你的意思呢?”

“总是要见一面的,而且我们之间的事情也确实需要和她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她能认可是最好的结果,而我们也不必这么伤神了。”

“她不会认可的,她一心只想我能随她去美国,留在她的身边,所以她巴不得叔叔能够掌控住卓美,而这也是叔叔愿意遵照她的意思,将户口本扣住的最大原因,他们在这件事情上有一样的立场!”

“这......!”

米彩又说道:“虽然知道她不会认可,但见一面也好,毕竟我们不能躲一辈子,而选择在一起更不是一种错误,所以没有理由不敢面对她,相反,有些事情必须要和她明明白白的讲清楚了。”

我看着米彩,知道她的心绪已经在回到苏州后产生了变化,我记得在徐州时,她是很排斥与严卓美见面的,而我却不清楚是什么触动了她,让她产生了这种改变,不过这种改变却与我的看法不谋而合,于是,我便将此当作是夫唱妇随的一种体现。

为了等待严卓美的回国,我和米彩也不得不改变了原先的计划,将在苏州待上至少三天,而今天是最平静的一天,我们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甚至可以足不出户的在屋子里待上一天,或者赖在床上不想起床也可以,因为这是暴风雨来临前赋予我们安静享乐的权利。

......

早晨,我果然和米彩很有默契的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这源于天气的变化,昨天晚上,明明看到的是有浩瀚星海的晴空,此时却刮起了寒风,天空晦暗,导致在室外多待一秒都是煎熬,于是我们仰靠在床上,看到了小区里那些熟悉的面孔,以匆匆的姿态,或步行,或骑着电动车消失在小区东面出口处的地方。

被子里的热度因为我们的醒来而渐渐消散,我便将自己的腿与米彩的腿缠在了一起,此时的她,正看着那本从徐州带过来的考务员资料,我则拿着手机习惯性的浏览着这两天的时事要闻,片刻之后,与米彩两人先后又一次睡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是,已经是小中午时分,而床头柜子上的那盒饼干也在不察觉中被我们当作早餐给吃完了......

米彩推了推我,说道:“昭阳,中午我们吃什么?”

“打电话叫外卖吧。”

“下午呢,下午做什么?”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愿意陪你躺在床上做猪啊!......反正这天气也做不了什么正儿八经的事情。”

“嗯,我也没有出去的欲望,那就赖在床上待一天吧。”

我对她的过去有些好奇,便针对赖床这件事情向她问道:“你以前有这么赖在床上待上一天一夜的经历吗?”

“没有啊,你有吗?”米彩一边答,一边翻看着手中的书本,完全看不到她的情绪在即将面对严卓美时产生的变化。

“我当然有,记得大学的时候经常因为天气不行,赖在床上和宿舍里的兄弟们打一天牌,要不就是胡吹乱侃......”

“真不敢去想象你们大学时的生活!”

我只是下意识的说起大学时的事情,却突然感觉到了这个话题的沉重,于是又闭口不提,再次拿起手机,叫了两份外卖,然后便完全躺在床上,等待着外卖的降临......

可以预见的是:下午,我们会将上午的生活重复一遍,至于晚上,还没有去思考要怎么度过,这种完全的不思考,不作为,好似让时间走的极快,不察觉中,天色已经昏暗,而窗户外的天空,终于在酝酿了一天之后,下起了冷雨,落在屋檐上,滴答、滴答作响......

我对米彩说道:“看这鬼天气,我更没有出去的欲望了,晚上继续叫外卖吧.......”

米彩终于合上看了大半天的书本,慵懒的说道:“按我说,晚饭都不用吃了,反正这一天都是躺着的,又没有消耗什么热量!”

我疑惑的看着米彩,问道:“你说的是反话吧?”

米彩瞥了我一眼,回道:“你还知道啊?......昭阳,我发现自己快被你同化了,竟然真的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白天!”

“我看你挺享受的啊......一袋饼干,两袋薯片都被你吃了,还喝了一瓶酸酸乳!”我说着往扔在垃圾篓的包装袋看了看。

“我就是想看看,跟着你能把日子过的有多懒散,有多邋遢,现在总算是见识到啦......”

“嘿......你还真是能言善辩啊,明明是自己体内有懒惰的基因,最后反而把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

米彩好似要证明自己并不懒散,拉住我的胳膊说道:“好啦,我们谁都别躺在床上做猪了,赶紧起床,陪我跑会儿步吧。”

我看着天空正在发泄似的往下掉落的雨点,表情夸张的说道:“外面这么大的风雨,跑步不等于是自残吗?”

“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到彩虹,你就陪我勇敢一次,不行吗?”

她这么说,让我没有一丝犹豫的回道:“刀山火海我也愿意陪啊,但是你得先告诉我,可以看到彩虹的终点到底在哪里。”

米彩想了想,道:“风雨的尽头就是夏凡野的那间旧城以西,我们很久没有去那里喝过咖啡了,你觉得可以吗?”

我忽然想起了,当初的自己正是在“旧城以西”这间咖啡馆里,找到了灵感,才去了那个记录了我们爱情历程的广场,然后与米彩在那里重归于好......这似乎是她的一种暗示,也或者,她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我们都能够回头去看看,现在的我们可以在一起,曾,经历了多少的波折和磨难!

......

离开了被子里温暖,我们在下一刻,便置身于风雨的侵蚀中,而身上的冲锋衣在灯光的映射下,发出了比灯光更耀眼的光芒,我们并肩,以一致的步伐,向这座城市的最西面跑去......只为了找到那个已经搬迁的“旧城以西”。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