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我们要结婚了

在我将米彩的母亲要回国探望的消息告诉她时,她的面色顿时变得低沉,她放下了筷子和手中的碗,沉默了很久才对我说道:“昭阳,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一直是我心里的痛,所以我从来都不愿意向任何人提及......我心里并不想和她见面,至少这个阶段不想。”

“我明白,所以我一直没有问过你......可是,我们并不是隐居在山林,她只要想找,就一定有办法找到我们的,无论如何我们都有必要和她见一面。”

“你是这么想的吗?”

这一次沉默的人是我,许久才抬起头,面色认真的对米彩说道:“嗯,因为我想和你结婚了,希望能够得到她的认同和祝福,这样我们才算完美的在一起。”

“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完美,何必要她成全我们的完美?......吃饭吧,昭阳,吃完了好好休息,对于我来说,你的身体健康,事业顺利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愿意再去触及她的逆鳞,点了点头后说道:“我明白了。”

......

吃完饭,我简单洗了个热水澡,便躺回到了床上,米彩则系着围裙在厨房里洗刷着我们刚刚吃过的碗筷,之后才去卫生间洗漱,片刻之后,她穿着睡衣进了房间,我怕自己还会淌虚汗,便与她各睡了一个被子,她似乎没有一点心思,抱着那本考公务员的资料入神的看着,我不愿意睡去,一直耐心的等待着......

她终于看了看我,问道:“怎么还不睡觉啊?”

“有心事。”

米彩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托着下巴看着我,问道:“什么心事?......今天我可不陪你瞎折腾,你还在生着病呢!”

“你就自作多情吧,谁要和你那个了。”

米彩似乎存心逗我玩,笑了笑说道:“带病工作,带病上学都是很光荣的事情,不知道带病恩爱,是不是也很光荣呢?唉!就怕某些人是有心无力,所以才刻意说我自作多情,用来掩饰自己!”

我被她说的脸面全无,面色一沉说道:“是不是有心无力,试试不就知道了!”

米彩像宠溺孩子般摸了摸我的脑袋,笑道:“好啦,好啦......不和你开玩笑了,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吧,虽然我知道你很能憋,但也别把自己给憋坏了,我会心疼的!”

看着她宠溺着我的模样,那想结婚的情绪更是水到渠成般的涌起,我终于轻声对她说道:“我们结婚吧,很久前你就答应过我的求婚,却一直被这样,那样的事情给阻碍了,现在的我们真的没有理由再拖着,我很担心会夜长梦多!“

“其实我们已经在过婚后的生活了,差的只是两张结婚证和一个婚礼。”

“可以结婚吗?”

米彩点了点头,回道:“自从和你回了徐州之后,我一直在等你给我一个名分,我总不能和你求婚吧,毕竟我也不是一个汉子一样的女人。”

我的情绪瞬间攀上了顶峰,一下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紧握住她的手,忘乎所以的说道:“那明天,等板爹和我妈回来了,我们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吧,如果他们也认可的话,我们就挑个好日子去民政局领证,婚礼也随后办了,好吗?”

米彩满脸痛苦的点了点头,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乎是用尽全部力气握住她的手,赶忙松开,然后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笑,米彩甩了甩自己的手,说道:“你啊,怎么这么容易激动!”

“我能不激动么?我等了27年,今天终于等到了要结婚的这一天,哪怕还没有落实,我也得用这种激动,让自己去铭记终生。”

米彩摇头笑了笑,继而面色又严肃了起来,她对我说道:“昭阳,我的户口还挂在叔叔家的户籍上,如果我们要领结婚证,必须还得回一次苏州,拿到户口本,我们才有登记结婚的条件!”

我顿时又紧张了起来,问道:“他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你吧?”

“应该不会,毕竟我都已经和你来徐州生活了,而且我这个侄女在他心里还重要吗?......他当然不会管束我的婚姻!我们的亲缘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了!”

我点了点头,道:“她连米澜的婚姻都管不了,又凭什么干涉你的婚姻!”

......

次日,板爹和老妈一早便从乡下探亲归来,他们带了很多腊肉和香肠之类的东西,而我也从这些过年必备的食品中感受到了年味的浓厚,因为有了米彩在身边,我更期待今年的年夜饭,因为一家人可以坐在一起聊聊天,喝喝酒,想想也已经有一种醉了的感觉,也许板爹喝多了以后,还会豪爽的给我和米彩一人一个大红包,我会用红包里面的钱,给米彩买一套衣服,或者包包,我们一起走亲访友,与亲友们聊聊这过去一年的感受......

我的脑袋没病,可是我就这么无聊的想了很多,很多和她在一起时的细节,并且怎么想都不觉得累,反而洋洋自得......可是,我又没有任何缘由的想起了简薇,想起,她该怎么总结这一年,担心她的身边又有谁可以陪伴着渡过这个合家团圆的新年?......我的情绪瞬间又低沉了下去!......简薇这个女人真的太让人心痛了!

老妈将从乡下带回来的一只小草鸡给煮成了汤,算是我和米彩的早餐,和从前相比,这明显是一顿花了心思的早餐,虽然我和米彩都不太有在早上时便开荤的习惯,但还是被这四溢的香气所吸引了,两人洗漱后,早早便坐在了餐桌旁等待着。

片刻之后,老妈端了三碗鸡汤,分别给了我、米彩和板爹,她自己则吃着我和米彩昨天吃剩下的小米粥,米彩过意不去,要将自己的鸡汤给她,她却推辞了,告诉米彩:鸡汤就着煎饼吃,是徐州最有特色,最有营养的吃法。

我看她和米彩之间越来越融洽,便感觉时机成熟了,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后,很郑重的说道:“爸,妈,你们先别忙着吃早饭,我和米彩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宣布一下!”

板爹和老妈对视了一眼,同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和米彩脸上表露出来的郑重,我用脚在下面轻轻碰了碰米彩,示意由她来宣布这个在我们人生中可以作为历史性的一刻。

米彩酝酿了一阵之后,终于对等待着的板爹和老妈说道:“叔叔,阿姨,我和昭阳准备结婚了,所以想征求你们的意见,帮我们选一个好日子举行婚礼!”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