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柴米油盐里的烦恼

将吃完的栗子壳打扫干净,我便关掉了咖啡店的门,驱车与米彩向市区驶去,而这个对于我们来说很难得的夜晚也就这么开始了,我们先去吃了香辣烤鱼,然后抱着爆米花和可乐来到了电影院,享受着难得的轻松......记得,当初我们在苏州时,不要说看电影了,能够一起在外面吃个饭都是奢侈,每当米彩回家的时候,我给她准备的已经是夜宵。

在徐州,我们虽然丢掉了财富,可是却有了很多闲暇的时光,其实对于聚少离多的我们而言,这种生活并不差!

大片的质量很高,我们一直沉浸在紧凑的情节和绚丽的画面中,连话也很少讲,直到影片归于平静,快要结束时,米彩才向我问道:“昭阳,你觉得这部片子怎么样?”

“我觉得除了绚丽的特效,我们更应该看到剧情里,人类对文明的追求......不过,就像影片所呈现的,人类制造了文明,却也毁灭了文明......我觉得人类就像是被更高级的文明所制造出来的机器,欲望便是机器里的病毒,且还是杀不死的病毒,所以这个世界才会有这么多毁灭性的战争,我想,这部影片所表达的核心,就是希望人类可以守住自己的文明,不要让欲望这个病毒,毁灭了我们生存的空间......”

米彩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就算人类灭绝了,难保几亿年之后,还会有类似人类的生物出现,不停的制造文明,又毁灭文明......”

我笑了笑:“所以,我们都活在轮回中,只是在轮回中丧失了曾经的形态和意识.......”

米彩拉住了我的胳膊,比我笑的还厉害:“越说越科幻啦......”

“谁让我们看的是科幻片呢!......不过我们看出了这么多影片以外的内容,那我们看电影的支出就比别人更有价值!”

“你这是自我安慰么?”

我有些诧异,反问道:“这话怎么理解啊?”

“给你算一笔账啊,今天早上我们俩人的早餐花费了15元,晚上我买栗子花掉了20元,晚餐168元,看电影之前给车子加汽油花掉了300元,看电影又花掉了126元,所以今天我们两个人的总支出是629元......”

“有这么多?”

米彩表情严肃的点头,回道:“严重超支啦!!”

我也意识到超支了,感慨道:“还真是柴米油盐的生活啊!!不过这汽油费是不能完全算在今天账上的,毕竟够我们开好多天的车了......”

“那也超支了!!”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才在米彩耳边问道:“对了,奥森广告开了你一个月多少钱的薪水啊?”

“意识到了危机你才问,是不是之前都没考虑过要节制着消费啊?”

“我承认,但是你还没说奥森广告给你开出的薪水呢。”

“3800的底薪,加绩效提成。”

我顿时就不淡定了:“我靠,这么没诚意的薪资待遇.......忙活了一个月还不够你买一套化妆品呢!”

“在你们徐州,助理不都3000元左右的工资待遇吗?......我的已经算高了!”

我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上,米彩现在的工资收入实在是太糟糕了,比如化妆品,我总不能让她和我一起用大宝吧,再者,她的其他花费我不太清楚,但曾经每个月用在做保养上的费用,至少上万......她虽然天生丽质,但天生丽质也是需要保养的!而且她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消费,对于女人来说,在化妆品上的消费缩减,无疑是最痛苦的改变。

这一刻,我终于感受到了柴米油盐中的烦恼,只恨自己曾经在苏州太挥霍,如果能够带个几十万回徐州,现在也就不必这么窘迫了,至少还能支撑一段日子。

我和米彩去地下停车场取回了车,仿佛丢掉了刚刚的好心情,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直到快要回到小区时,我才对她说道:“咱们都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我先向你表态,以后我一定努力赚钱,其他不说,至少保证你曾经的生活水平。”

米彩笑了笑,道:“不用这么刻意的呀,我可以在自己的工资范围内养活自己的......你做好自己的咖啡店就行了。”

我沉默了很久才回道:“我不想委屈了你......”

“怎样才不算委屈呢?”

我无言以对,其实自她和我回徐州就已经是一种委屈了,我们的选择注定要让她牺牲很多。

米彩安慰我:“没关系啦......以后等你的咖啡店经营顺利了,我们的生活就会宽松很多了,而且我现在的工作也只是暂时的呀。”

我好似又了些信心,点头回道:“这倒是......我觉得等一切走上正轨后,我们在徐州过上小资生活还是很简单的......只是,我们是不是都有点豪爽的过了头啦,就这么将苏州的一切扔的干干净净,其实心里都还没有做好真正的准备!”

米彩摇了摇头,道:“昭阳,我们不要说苏州的生活......你也不必把我当作是从前的米彩。”

她的话让我很是心疼,却没有再说出什么,只是握住她的左手,一起看着车窗外那有些萧条的冬天......我真的很不喜欢今年的冬天,它下了太多的雪,也让我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我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来年的春暖花开!

......

停好车,上了楼之后,我轻声的打开了屋门,怕打扰到板爹和老妈,因为此时已经很晚,却不想他们都还没有休息,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节目,却更像是等我们的。

果然,老妈关掉了电视,对我们说道:“回来了?”

我应道:“嗯,你们怎么还没有睡啊,这都快11点了!”

“这不是等你们的吗?......倒是你们怎么玩到现在才回来啊?”

“去看电影了......”

老妈点了点头,又对我们说道:“你们先别忙着洗漱休息,我和你爸有话对你们说。”

我和米彩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疑惑,但还是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待着他们和我们说起正事儿。

板爹咳嗽了一声,明显有些难以启齿,老妈很豁得出去,对我说道:“昭阳,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你那边的房子马上要交物业费了,还有取暖费,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一共有6000多块钱,还有,当时房子装修,后期不够,你爸也出了5万块钱,我们合计了一下,你和小米都已经经济独立了,这笔钱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们了?”

我顿时傻了眼......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亲生的爹妈竟然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和我开口说起了房子曾经装修的钱!!

见我不回答,老妈又向米彩问道:“小米,你说我们要回当初那笔装修的五万块钱,是应该还是不应该啊?”

米彩面露难色,显然她也在忧虑我们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没有办法支付这笔钱,我终于将话接了过来,说道:“你们现在开口提起这笔钱是故意为难我们的吧?......我们现在哪里有那么多的钱!”

老妈说道:“我们这还真不是为难你,你看看隔壁张阿姨家的秦昊,和你差不多大,人家从买房到装修都是自己花的钱,他们老两口子就轻松多了,再说了,国家现在都不提倡啃老,你爸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我们要回那笔钱,不是合情合理的吗?”

“话是这么说,但没必要挑在这个时候谈这个事情吧?......我们的情况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板爹终于开了口,说道:“我们和你要这笔钱,只是想你明白,平淡日子里也到处是刺,有些刺是你想都想不到的,昭阳,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这笔钱应不应该还给我们......准备怎么还。”

板爹说着便招呼老妈回屋休息,而压力却真真切切的堆在了我的身上,而且我能肯定,要这笔钱是板爹的主意,因为这和他之前对我的劝告不谋而合......他就是要给我施加生活上的压力,在他眼里,我就是一匹懒马,需要扬起鞭子,时不时的抽上两下,我才能奔跑起来......可我始终不能明白的是,他到底要我奔跑到什么高度?

而我呢?经营这间包含着自己创意的咖啡店,到底是不是一种被伤害后的懦弱?或者,我在徐州这个地方到底能够做一些什么样的大事业?

其实,我只是在和自己较劲,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从现在的朋友圈里弄到一大笔的投资,去做一些正儿八经的实业,恐怕板爹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会有如此举动.......这么看来,我所追求的平凡生活,真的是一种刻意之下的躲避吗?或者,这次错的是板爹?

我有些疲倦,有些低落......下意识的为自己点上一支烟,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吸着.......今天,这刚刚开始的柴米油盐的生活,便给了我很多的烦恼和质疑。

但我现在真的很空乏,不知道要带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做那种被别人寄予厚望的大事业,如果我最后真的选择去做,那我放弃路酷这个公司,不是很多此一举吗?而我又何必回到徐州?

诸多的问题之下,我有些凌乱了!.......这时,我的脚下却多了一盆热水,是米彩给我端来的洗脚水,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平凡生活中的温暖,难道我们这么简单的过着,真的不好吗?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