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生与死之间

我的车被红衣女子暂时征用了,无车可用的我只得站在小区的站台下等待着,再次拿起手机拨给了米彩,但结果依旧让我心惊肉跳,她的电话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

我的世界忽然变得缓慢了,人群的左右之间,我穿过城市的灯火,在散落中张望着......可那些穿行的车辆,却在咆哮中冷漠,我像一只爬虫窒息般的张开了所有的触须,等待那转动的车轮在我这里停止,可路灯的阴影下,那呼啸吹来的风,却将我钉死在真实和虚幻间,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变得陌生,渐渐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只剩下忽明忽暗和身边流淌着污秽的下水道......整个世界都在我的感官里,彻底绝望了......绝望了!

终于一束光线在我的身边静止,在沉重的呼吸中,我拉开了车门,含糊着将卓美这两个字说了一遍又一遍,当车子在纵横交织的光线中带我离开时,整座城市好似被挤压成了一个团,里面尽是扭曲的光线和生硬的墙壁......我靠在车椅上,闭上眼睛,逃避着这里的一切......

当我带着困惑和窒息拨打红衣女子的电话时,回应我的依然是无人接听的提示.....我的恐慌在没有限制的蔓延着!

无法计算过了多久,出租车终于带着我来到了卓美大厦,车子还没有停稳,我便打开车门向卓美的方向跑去......

我停下了脚步,我在50米之外的停车场看到了数个熟悉的身影,我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却能看到他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们的表情......

他们进了车子,陆续往与我相反的方向驶去,我的神经产生了撕裂般的疼痛,我在这些人里看到了方圆和米澜,看到了向晨和那个叫初心蕊的女人,还有米仲德......他们离去的方向和地方,充满了胜利的味道......

我不想把看到的这一切当成是真实的......我害怕人生会碎裂在人性的虚妄中,可是我绝望的感觉到,这并不是幻觉,我所憧憬的一切,距离碎裂只有一步之遥,此刻,只差一个可以告诉我今天所发生一切的人。

时间撕扯着我的痛苦向真相一步步靠近着,我终于看到了陈景明从商场的员工通道里走了出来......他在人群中发现了我,迈着沉重的步子向我走来。

他在我的面前站了很久,终于点上一支烟开口说道:“天扬集团投资卓美的方案被董事会否决了......取代天扬集团成为卓美投资方的,是法国的一个大型投资集团,这个集团是由你一个叫向晨的兄弟带回来的,他们早就看上卓美在传统零售领域积累的资源和强大的渠道力量,希望借助卓美在中国的电子商务领域,分上一杯羹......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行动.....米总败了,败的很彻底......很彻底!!”

陈景明痛苦的吞咽着口水,好似在转眼间苍老了很多,他在卓美的日子也随着米彩的失势已经走到了尽头,他成了这场派系之争中最直接的牺牲品......

我已经顾不上这些,抓住他的肩,问道:“米彩呢?米彩她人呢?......她还在公司吗?......”

陈景明摇了摇头,道:“昭阳,是你一手毁了米总......是你的无知毁掉了米总苦心经营的一切,我早就说过,方圆这个人是包藏祸心的,如果他愿意站在米总这边,也许就不会有现在这个结局......”

我颤抖着问道:“他.....他做了些.....什么?”

陈景明眼神冰冷的看着我:“今天的董事会议上,米仲德父女,以上市失败,以及米总错误的引入ZH投资,让卓美陷入空前的危机为由,对米总进行了控诉......”说到这里,陈景明一声惨笑:“......董事会里是有不少老董事长(米仲信)留下的亲信,他们当然力保米总,可是势单力孤......这个时候方圆就成了关键的人物,可惜......他在董事面前,没有留丝毫余地的对米总进行了控诉!!控诉是米总的战略不当导致了卓美现在的困境......而当初那场改变卓美的圣诞节活动在他嘴里也成了米澜的英明决策,是米澜主导了这场活动,是米澜保住了卓美的根基,更控诉米总有强烈的个人倾向,阻挠圣诞节活动的举行,差点让他这个功臣在卓美待不下去,米总是卓美的千古罪人......昭阳,你当初想到了吗?你费尽一切心思,帮他造就的圣诞节活动,却成了他攻击米总的武器,让米总毫无还手之力......米总她太冤了......摆在她面前的只剩下引咎辞职这最后一条路!!”

我摇摇欲坠......我生平最信任的两个兄弟,竟然合谋害了我最爱的女人......而我是帮凶!我让米彩彻底失去了卓美,失去了米仲信留下的最后托付......我是罪人!罪无可赦!......

我的气息变的断断续续,就这么呆立着......陈景明绝望的看着我摇了摇头,绕过我的身体,向那片停车场走去,我的世界在让人窒息的严寒中完全凝固了.....直到手机在自己的口袋里响了一遍又一遍,才仿佛从地狱看到了通往人间的缝隙,可身体还是停在地狱里无法喘息。

我拿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是红衣女子打来的,她的语气焦急:“昭阳,从卓美出来后,我没有能够跟住米彩,她像疯了似的开着车,我在一个十字路口跟丢了......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她!!......也许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尽快找到她!!她那样开车会出事情的!!”

我的心像被生生绞了一刀又一刀,我看到了无数个画面,画面里有人笑的多邪恶,就有人痛苦的多真实......我能体会米彩在这邪恶笑容下的痛苦,我用仅存的理智对红衣女子说道:“我在卓美,你快来找我......”

电话瞬间被挂断,而我在揪心的疼痛中,等待着红衣女子的到来。

......

好似在炼狱里走了一遍,我终于等到了红衣女子,她下了车后将车钥匙递到了我的手上,说道:“我现在没空和你聊卓美的董事会议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你赶紧开车去找米彩......我去请路政的朋友帮忙,调看实时的路况录像,看看她到底去了哪个方向,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我慌乱的点头,慌乱的坐进了车里,慌乱的将手机放在了车子的中控台上,生怕错失了联系......而红衣女子也脚步匆匆的上了一辆出租车,在我之前离开了这充满罪恶和背叛的地方。

我启动了车子,下意识的往老屋子赶去,我不知道绝望之中的米彩会去哪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屋子上......

可是,除了那些挤在一起的楼群,昏黄色的路灯,只剩下一只的木马,我没有发现任何米彩回来过的痕迹,我的心像被困在冰与火的交融中煎熬着......随时可能崩溃在找不到她的绝望中。

如果今天她出了意外,我也不想活了......我就死在这座没有归属感的城市里,死在人性的虚妄中,死在没有退路的忏悔中......

我一脚重踩油门,发动机颤抖的嘶吼着,方向来不及修正,瞬间将路边的垃圾桶刮倒,垃圾铺满了我刚刚停留过的地方,可是我却不知道,下一刻我的方向在哪里,米彩又在哪里?......我在崩溃中,痛哭......近十年的兄弟感情,成为了背叛的手段,我要守护的女人,在这残酷的手段中,丢掉了活着的灵魂,否则淡漠的她,怎会用这种危险的方式,去发泄,在发泄中撕裂......在撕裂中,将我从头恨到脚!!.....她不会原谅我的!是我对方圆的盲目信任,毁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我该怎么救赎?还能怎么救赎?

我已经没有了理智,在黑色的马路上,疯狂的将这座面目全非的城市抛在了身后......在不见天日的阴影里,看不到剩余的明亮,曲线穿行在重型货车与货车之间,车上的测速仪,一遍遍疯狂的发出了超速行驶的提醒声,生与死,只在一线之间飘荡着......渐渐,我的视线里只剩下一闪而过的路灯,队列般的为我送别......我已经没有了恐惧,生或死都可以!

手机里传来的铃声,终于唤回了我的意识,接通后,听到了红衣女子的声音,她紧张到有些气喘:“昭阳,米彩她是在8点16分上了去上海的高速,大约行驶了60公里后,便没有出现在道路监控的画面里,我怕她出意外,你赶紧过去......我这边也已经和附近的高速交警大队联系过了,但他们不一定有你快!”

我的思维短暂的停滞,瞬间变的清醒,挂断了电话之后,重踩油门,向高速的进口处驶去......

延伸着看不到尽头的高速路上,我的身体里只剩下了不被意念所支配的麻木,眼里只剩下对米彩停留地方的张望......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