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她会不会来?

这个下午回到公司后,面对的依然是那没完没了的琐事,快下班时,罗本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告诉我,他已经收到了米彩转账过去的那100万,但却没有在信息里询问我和韦蔓雯联系的事情,或许,他也不认为,韦蔓雯会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与他相见,可事实,韦蔓雯她真的拒绝了。

次日,当夜幕笼罩这座城市时,我与乐瑶站在一家名为“黑夜沙漠”的餐厅门口等待着罗本,这顿为他践行的晚餐,他只是邀请了我和乐瑶,我明白,他并不想将离别弄的过于伤感,因为除了乐瑶和我,他的人脉圈里还有很多朋友,没有人希望他这么凄凉的离开,倒不如静悄悄的走,再也不和除我、乐瑶之外的第三个人道别。

等待中,我对乐瑶说道:“罗本请我转告韦蔓雯,希望她能来为他送行,可是她却拒绝了......待会儿,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和罗本说起,所以......”

乐瑶叹息,为这个消息感到悲伤,继而又瞪着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一傻大姐,什么伤人的话,都是张口就来吗?”

“没这个意思,毕竟你是个女人,从你嘴里说出来......”

乐瑶打断道:“你的意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是悲剧,从我嘴里说出来就变成喜剧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没来得及辩解,我的话便再次被乐瑶打断:“昭阳,你缺德,你知道吗?......自己手上拿着能剁死罗本的凶器,却想嫁祸给我,让我替你背这黑锅!”

“说嫁祸给你就有点过了,顶多算雇凶杀人......”停了停,又低沉声音说道:“其实咱俩都挺无辜的,真正的刽子手是韦蔓雯。”

“所以,你不觉得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一种感情吗?......让我们奋不顾身的弄出伤痛后,最后殃及的却是身边无辜的朋友们。”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爱情是挺邪恶的,因为它比亲情或友情,更擅长制造伤痛!”

说话间,一辆出租车在我和乐瑶的面前停了下来,我看到了坐在里面的罗本,情急之中,赶忙拉住乐瑶衣服的下摆,压低了声音,急切又带着些威胁说道:“回头你和他说那个事情,听到了没?”

乐瑶一把打掉了我的的手,怒道:“你死开......自己说!”

......

罗本走在前面,我和乐瑶走在他身后,我推搡着她,道:“你说不说?......就当帮个忙不行吗?我一男的,真的不太好开口,说这些虐心的事情!”

“你当老娘就是铁石心肠?.......滚吧,你!”乐瑶说着像厌烦一只苍蝇般,将我从她的身边推开,而我继续发挥着苍蝇死缠烂打的精神,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服她,她却软硬不吃,骂的越来越难听,推我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于是我们好像在罗本的背后打了一架,罗本却浑然不觉,也许,此时的他还沉浸在明天即将见到韦蔓雯的画面中。

我们在餐厅坐下后,罗本便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然后用笔在上面写着些什么,乐瑶向他问道:“你在写什么东西?”

罗本头也不抬,回道:“想写一首歌。”

“你这首歌是写给她的吧......我劝你别矫情,因为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

罗本还是没有抬头,也没有回应,依然在笔记本上不停的写着......直到我们点完单,饭菜陆续被服务员送上来时,他才又将笔记本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终于向我问道:“昭阳,你和蔓雯联系过了吗?”

我非常不想面对这个问题,犹豫了半晌之后,才回道:“联系过了。”

“她怎么说?”

我死活说不出口,罗本的面色阴晴不定,转而看向乐瑶......乐瑶当然也说不出口,她端起杯子,继而事不关己的抬头看向了包间里挂着的顶灯。

我知道逃脱不掉了,心一横,终于对罗本说道:“......她,她可能不会来了,她说,祝你一切顺利!”

罗本的面色忽然就平静了下来,他点上一支烟,沉默了很久,摇了摇头,说道:“她一定会来的......到时候她一定会来的!”

罗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他,他的脸上完全没有绝望,他是真的觉得:我告诉他的,只是一个为难之后的谎言,在他心里,韦蔓雯是一定会去机场给他送行的,这是他的信心,也是基于对韦蔓雯的信心!

这个时候,一直置身事外的乐瑶终于规劝道:“罗本,不要再幻想了!同样作为女人,我可以告诉你,她说了不会来,就真的不会来......但这不一定是无情,而是不想让彼此太难过,毕竟见面以后,面临的还是遥遥无期的离别!”

我点头:“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是否送别本身就不是一件特别值得追究的事情,也没什么意义!”

罗本执着的回了一句“她会来的”之后,也不管那些被服务员送上来的饭菜,再次从包里拿出了那本记事本,好似不写出这首歌,不让韦蔓雯听到,他就不罢休似的......他这副样子,让我和乐瑶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情,就这么看着他,沉浸在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又将这些幻想统统放进了记事本的字里行间中。

于是,连我和乐瑶都渐渐相信,韦蔓雯她也许真的会来,在某个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默默为他送别!

我和乐瑶就这么陪着罗本在这间餐厅里坐到深夜,可他却在我们之前离去,离去时,又拜托我,明天能够为他弹吉他,他要把这首即兴创作出来的歌曲送给韦蔓雯,然后又很失落的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左臂,好似觉得,不能亲自弹唱,是一件很遗憾,很遗憾的事情。

但他的失落,却更像是假爱之名后,产生的一个很是荒唐的想法!

.......

罗本离开后,我和乐瑶站在这间名为“黑夜沙漠”的门口,我们也准备告别了,告别之前,我向她问道:“你说韦蔓雯明天会出现在机场吗?”

罗本的坚信不移,似乎让乐瑶也产生了动摇,她沉吟后说道:“也许会来吧......但却在一个罗本看不见的角落里!”

我点头:“是有这个可能......毕竟有这么多年的情感纠葛!”

乐瑶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戴上口罩,将那针织的帽子往下拉了拉,便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后,又对我说道:“明天中午到我住的酒店接我,我们一起为罗本送行。”

我向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后,她便上了车,转眼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将这座偌大城市里的空乏统统留给了我,我也真的很空乏,因为身边的至交好友都一个个离去了。

点上一支烟,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抱着期待登录了邮箱,期待着CC会看到我给她发的邮件,然后给予我回复。

试问,还有什么比她得知消息后,赶回来留下罗本,更为圆满的事情呢?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