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他们的离去,我们的痛苦

次日的早晨,我醒来时罗本已经不在病房,我知道他多半是去了医院顶楼的天台,完成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来不及等自己清醒,我便穿上外套向顶楼跑去。

站在天台上,我举目眺望,罗本正点着烟,站在护栏边上,虽若有所思,但神色却平静,这让我放心了些,几步走到他的身边,发现他在这天台上为自己挑了个最好的位置,不仅视野开阔,那久违的阳光也正以最好的角度落在他的身上和积雪旁。

护栏上有一些被风卷来的枯叶,把这个阳光下的世界弄的有些黯淡和乏味,让人渴望着那久违的春天早些到来,不要在这个什么都缺乏生机的寒冬里充满了离别!

罗本将口中的烟长长吐出,他说道:“在苏州待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它是有味道的。”

“是告别的味道吧?”

罗本摇了摇头:“是人情冷暖的味道......我觉得,这一辈子,我都会记住在这个城市里发生过的一切,它不是我的归宿,但也不是我人生的终点。”

“除了老死,人的生命里不会再有第二个终点。”

罗本笑了笑:“生命的尽头也不一定是终点,就像花枯萎了还会再开,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潮起潮落、日落日升,都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一定是有轮回的,生命也会有轮回。”

我拍了拍他的肩,也笑道:“你能和我聊起轮回,我也就放心了,其实看透了生存的本质,也不过就是分分合合、来来去去,人为人制造快乐,人又为人创造痛苦!”

“呵呵......昭阳,你这一辈子里剩下来的时间如果顺利就算了,不顺利的话,记得你自己劝我的话,然后自勉!”

“你是说:看透了生存的本质,也不过就是分分合合,来来去去,人为人制造快乐,人又为人创造痛苦,这一句?”

“除了这句,你也说不出什么更有道理的话了!”

罗本的调侃让我笑了笑,搭住他的肩,一起往这座城市的终点看去,却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但我们又真实的存在着,时而愤怒,时而疯狂,时而感觉不到生长!

.......

早晨的阳光越来越好,风吹过,带来一阵让人迷离的香味,回过头,乐瑶已经站在了我们的身后,原来,那阵香味,是从她的身上飘来的,难怪如此熟悉。

“听护士说,看见你俩站在天台上,我就上来了......这么冷的天,也挡住你们这两个愤怒青年去感怀生命嘛!”

我回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我们也不懂,你们这些女人情愿把维持生命的吃喝放在一边,也要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一样。”

乐瑶将发丝别在了耳后,确定不被风吹乱,才说道:“所以,我们都只是为了自己的立场活着......其实,哪里有什么痛苦?所谓活着,也不过是为了欲望的延伸罢了!”

我和罗本对视了一眼,心中已然明白,她是一个可以活的花枝招展,也可以活的很深刻的女人,只是大多时候,我们因为自己的追求和欲望,把她的魅力忽略在背后罢了......

我们三人并肩站在一起,那潮湿的寒风阵阵吹过,让整座城市好似在我们的脚下,诉说着这个来自冬天的悲伤,于是我们沉默了很久......

终于,我对乐瑶说道:“罗本他要走了,去美国......他说想去进修几年,提升自己的音乐素养。”

乐瑶看着罗本,问道:“你真的要走吗?”

“嗯。”

“要去几年,你想好了吗?”

“还没有来得及去想......乐瑶,做了这么多年的哥们儿了,等我离开后,务必帮我两个忙,行吗?”

“你说吧。”

“第一件:是帮忙安置好跟着我的乐队,帮这些兄弟找个靠谱的艺人或者演出公司,他们的专业素养都是行业内顶尖的,只是一直以来少了些机会。”

“没问题,这是小事情,第二件呢?”

“别把丫头送回那个小山村,她不想回去,你把她带在自己身边,或者找一个更好的人家安置她,我也只能照顾她到这里了。”

说起丫头,乐瑶的表情充满了愧疚和自责,低语回道:“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你不需要请我帮忙的!”

罗本好似了了一桩心思,仰起头,迎着散落的阳光笑了笑,然后将乐瑶紧紧抱在了怀里:“去美国的签证我先前就已经办理好了,所以也不会在国内待多久,后天就走,你保重,记得照顾好自己。”

离别近在眼前时,乐瑶终于缩在罗本的怀里,捶打着他的胸膛,哭的不能自已:“你就这么走了......以后我受了委屈,没有人出头就算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你怎么忍心走的呀,你们这些自私的王八蛋,只想着......只想着了结自己的痛苦,四处逃散,却不去想想......你们这么一走了之,身边的朋友有多痛苦!!......”

罗本很歉疚,歉疚到只能将乐瑶抱的更紧,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而这即将离别的撕心裂肺,让我再次想起了CC告别的那一天。

我和乐瑶是两个情感缺失的很厉害的人,所以我们是如此的需要罗本,需要CC在自己的身边安慰着,可当他们真的要离去时,我们也一样的无能为力,一样的拦不住,只能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说声“珍重再见”.....但却不知道到底要多久才能再见,感受到的只是那遥遥无期的离别!

......

中午时分,我与乐瑶在丫头的学校等待着她的放学,乐瑶的表情很是惆怅,她虽口口声声的说,照顾好丫头是她的责任,但直到目前为止,她也没有提出个切实可行的安置办法,我知道,至少此时,她很难将丫头带回到北京去。

稍稍等了一会儿后,米彩也来到了学校,这让我有些意外,等她停好了车子来到我身边,便向她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我答应过丫头,等她中午放学来接她的。”

我点了点头,她虽然工作很忙,但是关于丫头的事情,她还是很放在心上的,于是三人一起等待着,等待过程中,米彩向乐瑶问道:“你想好了要怎么安置丫头了吗?”

米彩的主动沟通让乐瑶有些意外,稍稍愣了愣,才回道:“还没有。”

“这件事情给她造成的心理压力非常大,你赶紧解决吧。”

米彩善意的提醒让乐瑶面露愁容,继而陷入到了沉默中,我和米彩对视了一眼,也陷入到了无奈的沉默中,更感叹世事弄人,否则让丫头待在罗本和韦蔓雯的身边,是个多么不错的归宿!

乐瑶终于对我说道:“昭阳,你能帮丫头找个好人家先安置着吗,一切费用由我来承担,我暂时......带她去北京有点困难!”

我还没有回答,米彩便皱着眉接过了乐瑶的话,说道:“这点我非常不能认同,她去哪里,都是要以归属感为前提的,我们帮着找的家庭,是否能给丫头归属感,这谁也不能保证,如果送错了人家,那就是我和昭阳犯的错误......另外,我想请问,哪个家庭愿意与丫头培养出感情后,等你方便了,再把丫头接走?这个事情本身涉及到感情,金钱已经很难去解决掉本质的矛盾,明白吗?”

乐瑶的面色有些难看,回道:“我就是一个混娱乐圈的戏子,考虑问题当然没有你周到。”

米彩似乎被乐瑶噎住了,半晌没有言语,但态度依旧很明确,她不能认同乐瑶所提出来的解决办法,丫头也不是可以随便找个人家就寄养的。

我沉默了一阵后,终于对二人说道:“要不,就先将丫头寄养在魏笑家吧,这两个孩子的家庭都有残缺,两人肯定有共同语言,情感上也容易互相认同,再加上他们又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彼此也照应的上......这个提议你们能接受吗?”

乐瑶自然没有问题,她看着米彩,等着米彩去表态,也许在她心里,已经认为我是唯米彩是从的,这个事情只要米彩点头就能办成。

米彩并不是一个不讲情理的女人,稍稍权衡了一番之后,说道:“那就先征求魏笑和他爷爷的意见吧,如果他们愿意暂时收留丫头,也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我点了点头,继而对乐瑶说道:“丫头生活的费用你就不要操心了,那笔你留给她的60万存款还一直在我这儿保存着呢,足够培养她到自己有工作的能力了.......其实,这个事情最为关键的是:丫头她自己能不能对收养她的家庭产生认同感和归属感!”

“反正米总说的都是对的,而我所做的事情都是欠考虑的呗!.......”

乐瑶的回应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实际上,她对丫头真的已经是尽心尽力了,可能自己确实有为难的地方,而我和米彩只是站在丫头的立场去责备她,却没有顾及她的难处。

寒风中,乐瑶转过了身体,不再理会我和米彩,可我却在她的背影中看到了一些她自己难以言明的苦楚,我甚至感觉:她嫁入豪门的日子似乎也不那么顺心......

但愿,这只是我的错觉!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