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背后的阴谋

因为自己的车还在4S店修着,次日一早,我开着公司的商务车,带着助理去往了扬州,大约9点钟时,我们来到了扬州的瘦西湖.悦园。

与我们进行签约的是瘦西湖.悦园的一个副总,按照之前拟定的在扬州的商业计划,我们将与瘦西湖.悦园,租下三间,总计2860个平米的商业店铺,用于这边酒吧、客栈、咖啡馆与酒楼的开设,合约为期8年,除了租赁合作,我们还将合作在瘦西湖周边开发一些小型的特色旅游项目,这在其他城市中是没有的,所以我很重视这边的市场,一旦运营成功,可以作为一个开发的模版,继续推广下去。

中午时分,是瘦西湖.悦园方设宴招待了我和助理,下午我们又一起考察了周边的市场环境,直到傍晚时分才算结束了这次的扬州之行。

助理是个比较娇弱的姑娘,晚上我邀请她一起去赴红衣女子的约时,她却不太能适应这一天密集的行程,以身体疲乏为由自己吃了个简餐后,便先行回了酒店休息,而我也不太喜欢开夜车,所以今天便打算住在扬州,明天一早再回苏州。

我来扬州的次数不算多,但当暮色在这座城市苍茫时,我还是领略了这座精致城市的魅力,我喜欢这座城市的慢节奏,喜欢这里的月亮比其他地方明了几分,还喜欢这里在晚风吹拂下,好似倒转了的河流,于是点上一支烟,漫步在这座城市的街头,便成了最惬意,最有情趣的事情......我有些忘我!

历经半个小时的步行,我来到了与红衣女子约定的酒楼,因为我有些沉浸在这座城市的夜色中,没有控制好约定的时间,等我到来时,红衣女子已经站在她的车边等待着我。

我小跑着来到了她的身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安总,在下让你久等了!”

红衣女子并不太在意,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是走过来的?难道今天我们扬州的交通系统瘫痪了吗?”

“散步可以让人思考人生!尤其是在这个风景还不错的城市......呵呵!”

“那你思考出什么人生了?”

“还是先用五谷杂粮填饱了肚子,再和你聊人生的事情吧。”

红衣女子瞥了我一眼,道:“还是那么无聊,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

酒楼的包间里,我和红衣女子相对而坐,等菜的过程中,她喝茶水,我则将手指上的戒指卸下来把玩着,但心思却一直没有停下来过,我意识到:自从米彩离开后,我的心情好似一直蒙上了一层灰,扫不尽也吹不走,以至于弄得我很是压抑,然后安慰自己,这便是想着一个人的寂寞,却忽略了长期以来在自己心中野蛮生长着的慌张。

我终于向红衣女子问道:“安总,看你平常日理万机的,女强人做派十足,但有没有特别慌张的时候呢?”

“怎么没有?”

“那你怎么解决这些慌张的。”

红衣女子看了看手中的茶杯说道:“就好比茶,如果你觉得苦的话,就加点糖好了......不过像你这么极端的人,不是加糖能够解决的,我看.......你得去街上来个胸口碎大石,释放出来就舒服了嘛!”

“胸口碎大石......我靠,安总你原来这么幽默......!!”

“冷幽默而已。”

我望着她笑,愈发觉得这个女人挺有意思的,不过她最近的心情和状态要比初次见到时,好上太多了,生活似乎在她身上又绽放了绚丽的光芒!

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我们的话题再次聚焦到了米彩的身上,红衣女子告诉我,米彩昨天和她联系过,我自然很关心她们聊了些什么,便一直追问着。

似乎她们聊了很多,红衣女子想了想才对我说道:“我就和你直说吧,卓美的上市之路可能不会太顺利。”

我的精神当即紧绷了起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要从卓美的投资方蓝图集团的少掌门蔚然说起了.......”

我的心中又“咯噔”了一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红衣女子,等待她继续说下去,心中已经意识到:蔚然这个藏在幕后的隐患终于带着不甘出手了。

红衣女子做了个让我放松的手势继续说道:“这个事情据我判断,蔚然他可能还真不是带着报复心里,刻意要去针对卓美的上市......具体原因米彩她没有和你说吗?”

我表情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她不会和我说这些的。”

“那我该不该和你说呢?”

“你当然该和我说了,要不然要你这个朋友做什么,我们之间总需要一座能够沟通的桥梁吧。”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表情同样变得凝重了起来,一阵沉默后,向我问道:“你应该知道蓝图集团主营的是什么项目吧?”

“地产开发。”

“嗯......与发达国家存在的一元市场体系不同,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存在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城乡并存”二元经济结构.......这种经济结构决定了中国的市场不是扁平化的,城市市场和农村市场的长期对立和差异,导致了市场经济规律不能全然正常的发挥作用,所以在这个背景下导致了前些年地产行业大热的行情出现,但这终究只是国家经济结构升级的阶段性的产物,是畸形的、存在隐患的,国家不可能不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有了这么严厉的调控,而这必然会导致一部分地产开发公司的资金紧缺,甚至倒闭,而国家为了保证调控的成果,在这个特定的阶段是肯定不会出手救这些地产公司的.......”

我很佩服这个女人对中国经济形势的认知,但还是打断道:“可蓝图集团始终是一个上市集团,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摆脱了对银行资金的依赖了......所以,度过这场地产行业的危机,对他们这种行业内的巨头而言应该不难吧?”

红衣女子笑了笑,道:“呵呵,我应该怎么说呢!......我记得你有个朋友叫乐瑶吧?”

我敏感的问道:“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和她没关系,你不要紧张,我只是用她举一个例子......外界现在都知道她是肖儒林的女儿,肖儒林也是做地产开发的,他的集团规模和蔚然的蓝图集团是处于同一个级别的,但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与曹今非的家族联姻呢?......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而蔚然的蓝图集团就没有做好这个防患于未然。”

红衣女子喝了一口水后继续说道:“在我看来:蔚然这个人并不是一个能力出众的执掌人,从他近两年的投资行为和并购行为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就并购来说,这些年他做的都是与主营产业没有太多关系的混合并购,他自己又没有这样的能力将这些并购的公司有机的捏合起来,形成一个盈利的整体,所以导致了大面积的亏损......这种行为无疑是玩火,咱们举个例子,包括美国苹果公司在内的一些商业巨头做的都是与主营项目有关联的水平收购和垂直收购,一直保持着主营项目的潜力和竞争力......呃,举这个例子,我倒不是否定混合并购这种形式,关键他得有能力和经验去捏合这些并购来的公司,最终为集团盈利呀!......所以,地产行业一出问题就导致了蓝图集团的全面困境,而且外界现在对这个集团以及蔚然本人有很多的质疑,这些负面的质疑,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其在股市的根基了......很危险!”

我一点也不庆幸蔚然这个我异常厌烦的人正在遭遇着危机,反而深深的为米彩和卓美的前景感到担忧,但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说道:“如果卓美可以上市成功,对蓝图集团也是有帮助的吧......”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说道:“恐怕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到卓美上市成功了,而且就算上市成功,对蓝图这个庞然大物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的帮助,我这么和你说,蓝图旗下的ZH投资公司,投资卓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很糟糕的投资行为,因为卓美本身就存在着太多的问题......所以,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

“你说......”

“你可能不太了解企业上市的一些必要条件,我就说几个卓美在上市资格认定中存在的问题吧.......其一是:主体资格存在缺陷,包括实际控制人认定不准确,管理层频繁变动这两个方面......其二,权属纠纷的不确定性。”

红衣女子停下喝了一口茶,润了嗓子之后继续说道:“米彩目前是集团的董事长却不是集团最多股份的占有者,那么这就是实际控制人认定不准确,而管理层变动这个方面,这几年从米仲信到米仲德,再到米彩和米澜,又换了好几任,这些都是问题,再者就是权属纠纷的不确定性,这在卓美身上表现的更为明显.......恐怕就连当初米仲德放弃卓美的控制权也是为了搅乱局势,阻止卓美上市吧......所以,我个人判断:在卓美内部绝对有一个大的阴谋,既然是阴谋那就一定有受益者,但最后的受益者是谁,这个真不太好说!”

我忽略了红衣女子的阴谋论,说道:“就算你说的这些确实在卓美身上存在,但也不足以影响到其上市成败吧?毕竟米彩还在和她的团队做着努力!”

“仅凭一点是不足以影响成败,毕竟卓美近一两年的发展势头还不错,但如果这些点集中起来呢,再加上投资方这边表现出来的不确定性,你觉得上市成功的可能性还大吗?”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