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我和你一起死

我一路骑着山地车来到了那片旧的街区,然后在巷口等待着简薇,原本这应该是一个寂静的夜,可却因为不远处一间正在装修的屋子而充满了吵杂的声音,连空气中都飘满了油漆未干的生涩味道。

我有些烦躁,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巴不得简薇赶紧过来,好让我快些离开这个折磨着听觉的地方。

一束刺眼的灯光撕破了夜的黑幕,简薇的车子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还没有停稳车子,我便迎着她走了过去。

简薇拎着手提包从车上走了下来,我在街灯散发出的朦胧光线中,望着她疲倦却又美丽到有些发冷的面容,刹那间,有些丢了神。

她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没有再用满面的倦容看着我,笑了笑问道:“等好久了吧?”

“也没有多久,就是这儿有点吵,我烦的慌!”

简薇往地下被我踩灭的烟头看了看,似乎也想快点离开这里,直切正题对我说道:“那赶紧把你的印章给我吧。”

我点了点头,随即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印章,递交她的手上,她接过,然后细心的放进了自己手提包的夹层里,却又抬头向对面那间正在装修的屋子看了看。

我对她说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各自散了吧。”

“你现在不回家吗?”

我往巷子里指了指说道:“那里面有个花店,我要去办点儿事情。”

简薇似开玩笑,又似认真的对我说道:“你是要买花送给我?”

“你这逻辑明显不对吧!我要送花给你,刚刚也说不出各自散了的话......”

简薇平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打断道:“没指望你会给我送花......我今天在办公室坐了一天,正想找个机会走几步呢,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没有拒绝简薇的这个要求,实际上在我的心里,倒真的很想让简薇这种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去看看在底层生活着的小筠又是什么样的状态。

如果在这个社会里,富人们还有良知的话,记得国家共同富裕的终极目标,就应该多关注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然后不要吝啬手中已经掌握的财富,配合国家建立一个优越的社会保障体系。

......

幽暗的巷子里,简薇与我并肩沿着写满拆字的围墙向前走去,但她似乎有些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本能的带着些不安靠向了我的身体,而我也感觉到了丝丝的压抑,连空气里都充满了潮湿的厚重感......我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终于走到了巷尾处,小筠的那间花店便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但卷帘门却已经被放了下来,我本以为小筠已经离开,又发现放在店外的货架根本没有搬进店里,然后便隐约听到了从屋里传来的说话声。

我保持着冷静,示意简薇不要说话,便靠近了卷帘门,然后听着里面的谈话声......

还没有来得及听清楚谈话的内容,卷帘门便忽然被打开,我的面前乍然出现了一群手持铁管的不良社会人员,个个留着短发,甚至光头,并带着惹眼的粗项链,而店里已经被打砸的一片狼藉,小筠正瑟瑟发抖的坐在地上。

为首的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向我问道:“你是买东西的,还是那哑巴娘们的朋友?”

小筠连连向我摇头,示意我不要乱说,我却意识到不远处肯定有把风的人,否则我不会刚出现在花店,店门便被忽然打开。

我望着店内那一片狼藉,向刀疤男问道:“里面的东西是你们砸的?”

刀疤男凶狠的瞪着我,道:“这么说,你是那哑巴的朋友了?”

“不管是不是朋友,遇见这样的事儿我都得管......你们为什么砸了她的店?”

“哟,遇见一个路见不平的好汉,哼哼,不过你得掂掂你有几斤几两......今天她如果不还钱,我不光是砸,还得把她的店子给烧了.......虎子,浇汽油!”

“等等,你把话给说清楚了,她欠你什么钱了?”

刀疤男又是一声冷笑,说道:“这个哑巴娘们的爸爸在我们这儿欠了一屁股的赌债,现在甩手跑路了,我不找她要,找谁要......这笔债被这个哑巴娘们儿一拖再拖,我不给她点颜色,她是不会把钱给拿出来的......”

我还没有言语,身边的简薇便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手机,刀疤男却一步走到她的面前,拿起手机便砸在了地上,冲简薇吼道:“你个臭娘们,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亡命之徒!.......你今天要敢报警,我他妈的就敢要你的命!”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简薇的脸上露出一丝惧色,但转瞬即逝,冷言说道:“你是不是亡命之徒,我不管,但你欺负一个不会说话的女人,敢对我说出这些话,你就一定会后悔的......”

刀疤男伸手想捏住简薇的下巴,我一把打掉了他的手,说道:“不要对一个女人动手,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来。”

刀疤男面目狰狞的看着我,随即又冷笑着说道:“冲你来?......行啊,我们也是混口饭吃的,能不把事情闹大,就不闹大,今天这个事情你要管定了,你就替那个哑巴把钱给还了......要不然,谁都甭想走......你也看到了,店我是给砸了,爷我已经没有耐心等了,再不还钱,我就把这个店子给烧了......虎子,还愣着干嘛,给我把汽油浇上。”

另一个男人得到指示后,便拧开了油桶的盖子,往四周浇着汽油......

我极力的保持着镇定,四处看了看,周边的商户却都已经关了门,整条巷子空到没有办法再空,想求救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心中又判定这帮人不敢真的点火,就像他自己说的,也是混口饭吃,而纵火的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毕竟这是一个法制的社会,汽油浇的再狠,也只是为了起到恐吓的作用。

即便我再愤怒,再冲动,也不会愚蠢到和这一群人发生正面的冲突,便说道:“她爸爸欠了你们多少钱的赌债?”

刀疤男回道:“连利息一共35万,你最好能替她把这笔钱给还了,要不然.......”

我打断道:“35万是吧......我替她还了,不过这个时候取款机里也取不出这么多的现金,就算去银行取,也得提前预约的,所以希望你能再宽限几天......”

“你少给我玩花样,我给你时间,谁给我时间......你最好现在就给我把现金拿出来,要他妈的现金!听清楚了吗?”刀疤男说着一脚踹在了我的小腹上,我避闪不及,当即小腹处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连呼吸都困难,下意识的捂住小腹,半蹲在地上.....

这时,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了简薇,她一巴掌就甩向了刀疤男,同样没有防备的刀疤男被简薇重重的抽了个正着,他当即失去了理智,操起铁棍就砸向了简薇,我在本能的驱使下,死死的挡在了简薇的面前,随即那后背处又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心中却庆幸这下没有砸中自己的脑袋,也更料定:刀疤男不敢真的下死手,如果真像他表现出来的这么穷凶极恶和不计后果,他不可能在这个行当里混了这么久,早就会因为过失,被国家机器给制裁了!......但事情恶化到这一步,也不可能善了了!

我趁那个手提汽油桶的男人不注意,一把从他手中将汽油桶抢了过来,然后浇在了自己的身上,从口袋里拿出了火机,带着冰冷的笑容对刀疤男说道:“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要烧这个店吗?......你要真牛逼的话,连我一起给点了,要不然就别他妈的在我面前装犊子......”

“操......你吓唬老子啊......!!”刀疤男面目狰狞的看着我,但语调已经不似刚刚那么稳。

“火机我现在放在你的手上,是你吓我,还是我吓你,长了脑子的都他妈的能看出来......你牛逼你就点啊!”

就在这个时候,简薇做出了一个让我终其一生也不能忘记的举动,她拎起那个还有汽油的油桶,从自己的头上淋到脚上,然后拉住了我的手,咬着牙说道:“有能耐你就把我们一起给点了......昭阳,我和你一起死!”

在我和简薇的相逼下,刀疤男抓住火机的手竟然有些颤抖,然后狠狠的将火机扔向了远处,怒道:“他妈的......真晦气,遇上了两个神经病!”说完又对已经吓到面无人色的小筠说道:“今天晚上就这么算了......但你别以为这个钱就能逃得掉,识相的赶紧把钱给准备好......还有,敢报警的话,只要不给我判死刑,出来了就弄死你一家老小。”

刀疤男说着便招呼众随从离去,路过我和简薇身边时,又骂了一声:“俩个神经病.......”

......

小巷子再次恢复了宁静,我嗅着自己和简薇身上散发出的汽油味一阵阵虚脱,继而续不上力瘫坐在地上,背后传来了凉飕飕的感觉......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判断,我不敢想象:如果刀疤男真的点燃了火机,会是什么后果.......我这一生,第二次感觉自己离死亡是如此之近,却并不知道那一刻同样的死亡方式离简薇有多远.......我的灵魂在此刻被凶猛的震荡着!!

这似乎是我们第二次经历同生共死了,上一次是在护城河里......我们的命运就这么交融在了水与火的极端中!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