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我不爱你了

我随着乐瑶往她所看的远方望了望,心中也好奇,对于她而言那个象征着天堂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模样,于是问道:“要多久能到?”

“不晓得,我只知道大致的方位,看到北面那座山么,过了那座山,再走过一座山,应该就到了。”

我吓了一跳,随即感叹道:“望山跑死马,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吧,没有半天的功夫那两座山是翻不过去的!”

“你是不肯去吗?”

“我当然无所谓啊,关键是晚上我们该怎么回来?”

“我带帐篷了,就在那个越野背包里!”

“难怪这么沉......”

乐瑶没有再搭我的话,随即在我之前走在了通往北面那座大山的碎石小路上,而我站了一会儿之后,才追上了她的脚步,可心中却还没有做好在这深山里待上一夜的心理准备。

......

茂密的丛林中,我与乐瑶并肩走着,走得累了,两人便坐在了一块较平整的石头上休憩着,她将那只装满清水的太空杯递给我,说道:“渴了就喝点水吧。”

“渴到不渴,我就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哪儿,这鬼地方连电话信号都没有!”

“你是害怕吗?”

我下意识的抬头往天空看了看,哪怕是阳光正好的下午,但这条小路上仍被茂密的大树遮住了光线,很是阴森森的,总是感觉会忽然从某个角落里蹿出来一只怪东西,而乐瑶因为心中充满了翻过两座山后的向往,一直表现得很无畏,于是有些鄙视的看着胆颤惊心的我。

我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放平心态后对她说道:“过去我连桥洞都住过,这个地方有什么好害怕的?”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了吗?”

我没有将乐瑶的话放在心上,回了她一句“胡说八道”后,便又背上了越野包,继续走在了暗无天日的林间小道上。

......

天色将暗,我们终于翻过了其中的一座山,爬上另一座山时,已经需要借助手电的光线走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小路上,好在乐瑶准备的户外装备够专业,倒是减轻了一些负担,但体力也透支的厉害,而这个时候乐瑶也终于感到了害怕,紧紧挽住我的手臂,生怕两个人会走散,我向她抱怨道:“现在知道害怕了?来的时候我让你喊上罗本一起,你还不愿意,多一个人不是能壮壮胆么!”

“他有他的空间,我有我的空间,所以干嘛要喊他?”

“那我呢,我的空间又被你忽略到哪儿去了?”

“你的空间就在我的空间里,所以今天你必须都听我的,少唠叨、少抱怨.......”

她忽然的强势让我有些无奈,但还是选择了她要求的少唠叨,拽着她的胳膊,带她走过了一段很是陡峭的山路。

时间已经是夜晚的八点,我的体力完全透支,而乐瑶更好不到哪里去,气喘吁吁的跟在我身后走着,可这座山似乎根本没有尽头,我们仍被茂密的森林笼罩着,就在我准备提议休息一会儿时,远方终于射来了一丝光亮......

我顿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连语气也变得兴奋,对乐瑶说道:“前面应该就是这座山的尽头了,你的天堂马上就要到了!”

乐瑶关掉了手电,那丝若有似无的光亮顿时变得清晰了起来,于是言语间充满兴奋的催促道:“快点、我们走快点,前面应该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应该,都走了这么久了,还不能确定吗?”

“我也是听山里的村民说的,我又没来过,怎么和你确定?”

我想想也是,而自己之所以这么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是因为实在累得不行了,如果前方还不是目的地,我可能会崩溃在这座深山里。

大约又走了一里地,前方骤然没了路,然后我们便站在了一处悬崖峭壁上,我顿时一惊,语气极其不淡定的对乐瑶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天堂?......要是再往前走上一步,咱俩今天晚上都得下地狱!”

乐瑶没有言语,而是举着手电向远处张望着,似乎也没看出个什么名堂,对我说道:“你先找个平坦的地方把帐篷搭起来吧,反正回去也来不及了,今天晚上就在这儿过夜。”

我应了一声,便放下了越野包,从里面拿出了装着帐篷的袋子,随即开始搭建了起来,因为之前有过在户外生存的经验,倒是没费什么功夫,便将帐篷搭了起来,然后将手电挂在了帐篷内,充当着照明灯用,还没有来得及与乐瑶坐进帐篷内,天空便忽然下起了一阵不小的雨......

我率先进了帐篷里,然后招呼乐瑶赶紧进来避雨,她却站在雨中言语复杂的感慨道:“怎么又下雨了!”

“贵州这个省份雨本来就多,所以下点雨不正常嘛!......你赶紧进帐篷,别被雨淋着凉了!”

乐瑶一声轻叹,随即也坐进了帐篷里,却有些失神的望着山脚下那一大片空地......

我顾不上弄清楚她在想些什么,又翻着她的越野包,从里面找到了一些压缩饼干和牛肉干之类的零食,撕开后递给了她,说道:“别发呆了,赶紧吃些东西吧......”

乐瑶看了看,却没有接,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腿,仍失神的望着那看不清的远方,这反常的举动让我更加的疑惑,随即放下了手中的零食,也随着她张望着......

忽然,一阵清亮的鸣笛声从远处传来,接着那明亮的光线便以尖锐的姿态刺破了黑夜的厚重,一列火车就这么从远处呼啸着往我们的方位驶来......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乐瑶那句“怎么又下雨了”所表达的含义......原来这又是一个有我陪着她,来看火车的夜晚!......可一场不期而至的雨,也如影随形的跟来了,好似昭示着一种无奈的宿命!

雨水就这么落在帐篷上“嘀嗒”作响,但丝毫没有影响火车呼啸而过后,在铁轨上留下的声音,于是风声、雨声、铁轨声好似在我们耳边形成了一曲撩动人心的声乐。

片刻之后,火车终于冲破了夜幕的笼罩,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不见,可那与铁轨摩擦后产生的声音还在山谷间回荡,于是我们的情绪也随着这声音飘来荡去,许久才在那落雨的包裹下沉淀下来。

“昭阳,刚刚过去的那列火车,你知道有多少节车厢吗?”

“速度太快了,看不清楚!”

“一共18节车厢。”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如果你也把这个当作是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消遣,也是可以判断出来的。”

“我不喜欢活得太认真,哪怕是当作消遣,也不会在意车厢有多少节的。”

“呵呵......”

我并没有太在意乐瑶带着些讽刺意味的笑声,只是伴随着雨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然后等待着下一列火车出现,而此时身处大山中的自己,也只能把这个当作是唯一的消遣了,心中已经想好,等下一列火车出现时,看看能不能数出有多少节的车厢。

一阵极长的沉默之后,乐瑶终于又轻声对我说道:“昭阳,我已经不爱你了......你真的改变太多了!”

我捏着烟,望着她,却听着帐篷外的落雨声......

乐瑶的面容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朦胧,但却能看到她那释怀后的笑容:“我不爱你了,真的不爱了.....现在的你充满了压抑和束缚,充满了被生活折磨后的妥协......现在的你再也不会穿着铆钉皮衣,弹着吉他,满腔愤怒的去嘶吼......我越来越越厌烦你现在的犹豫、无助、低沉、疲倦......之所以觉得还爱着你,只是出于惯性,可是就像那火车一样,无论以多么凶猛的速度,去追逐着铁轨的尽头,可终究会有停下来的那一刻......所以,现在的我踩着刹车,寻找着那可以停靠的车站,然后认清楚虚妄,告别这一段根本不会有尽头的铁轨!”

雨声太大,我好似听清了她在说些什么,又好似没有听清,以至于有些恍惚的看着她,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乐瑶附在我耳边,呐喊道:“昭阳,我不爱你了.......过了这个夜,你或好、或坏,是高兴、还是悲伤,贫穷还是富贵,都与我乐瑶没有一点关系了,我再也不会管你了......你听清楚了吗?又听明白了吗?”

我望着她,许久才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也不用在管我了,过了这个夜,我们就以这个小山村为终点,从此各奔东西!”

雨声好似忽然在我的耳旁消失,她的话却变成了回音不断的缭绕着,于是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她对我的厌恶,和即将告别的决心......实际上几天前我们就已经告别了,只是我又找到了她.......这让我相信,是命运的一种编排,编排我来到这里,来到这座可以看到火车和铁轨的山丘上,说出这些话,然后以决然的姿态告别曾经的是是非非.......至此,她飘过大海去找寻那座孤岛,我寻找着一双能展翅飞翔的羽翼,去追寻那座晶莹剔透的城池,在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彻底将对方抹杀在自己的记忆里!

终于,又是一列火车从我们的视线中驶过,我好似看到它带走了乐瑶曾经的那些孤独和痛苦......那么,这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