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军师罗本

回到客栈之后,我便将五万块钱交给了客栈新来的一个管财务的姑娘,然后马不停蹄的与阿峰去了那个打算转让的酒楼,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谈,双方初步达成了合作的意向,一旦接手后,我在西塘的布点也将基本完成,接下来在苏州再开一间客栈后,便会让两地的产业形成对接,初步打造出文艺之路的雏形。

回去的路上我与阿峰又聊了起来,对于阿峰我是充满感谢的,因为在西塘他真的帮了我很多,只是他自己在事业上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欲望,经营一个“我在西塘等你”的酒吧便足矣,而实际上我很想邀请他一起参与打造这条“文艺之路”。

聊着、聊着,他又与我说起那个红衣女子,想想她真的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自上次离去后,再也没有出现在西塘,可我觉得我们可能还会在哪里遇上,不过这只是我的直觉,而是否可以再次遇上也并不重要,就算遇上了,两人也只是无聊的斗斗嘴而已,谁都不会真正帮对方解决掉生活上的难题。

再次回到客栈,罗本已经起了床,正在阳台上练嗓子,想来是为了即将举行的原创歌曲选秀做准备,看到我回来了,老远便冲我“嗷”了一嗓子,这不着调的举动,恰恰证明他最近的心情真是很不错,可多少衬托出了我现在的惆怅和无奈。

进了客栈,与前台的服务员交流了一会儿之后我便去了阳台,而罗本已经练完了嗓子,正在一张白纸上写着曲,嘴里不时哼出不太完整的音符。

我拍了拍他的肩,道:“陪哥们儿聊会天,成吗?”

罗本没有抬头,也没有言语,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只能点上一支烟坐在他的不远处等待着,而大脑里的想法也没有停下来,我总觉得米彩在处理这个事件上显得有些异常,以她的智慧难道真的判断不出我是冤枉的吗?毕竟我连自己都想不到,到底有什么理由值得自己产生动机,在她的面前去诋毁蔚然那孙子。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罗本终于面露兴奋之色,看样子已经完成了一首歌的初步创作,半晌,终于将手中写着曲子的白纸放在了一边,向我问道:“怎么了,又崩溃了?”

“离崩溃不太远了!”

“正常......毕竟你这事儿逼最近过得也太顺了些,生活是该给你添点乱子了,要不然不科学、不规律!”

我心中烦闷,冲罗本嚷嚷道:“又不是女人的大姨妈,规律你大爷啊!”

“生活可不就是大姨妈嘛,来了痛苦,可一个月不来这么一次,你又感觉像被人给.操了,最后落了个意外怀孕!”

我想想还真是,点头说道:“是啊!”

罗本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扔进嘴里,猛吸了一口,很享受的吐出之后向我问道:“说吧,什么事儿又让你崩溃了?”

我越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心中越是窝火,于是带着情绪将事件的始末说给了罗本听,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你说他这不是孙子吗?......偏偏米彩还相信他,我真是一点招也没有!”

罗本掐灭掉手中的烟蒂,表情忽然变得认真,说道:“这事儿我是旁观者,我现在就站在米彩的立场和你聊聊。”

我好似忽然看到点希望,赶忙点了点头。

罗本换了个坐姿,略微想了想后对我说道:“即便她怀疑那孙子在栽赃陷害你,但出于卓美的利益,她也不能撕破了脸皮和那孙子说,你丫不是人,我看错你了!”

我纠正道:“她不会说丫啊丫的,太粗俗了!”

“你这不是较劲儿嘛,我就一比方,形容那孙子不地道!”

我点头:“你继续分析!”

罗本又继续说道:“那么现在最好的做法是什么?......肯定是先稳住那孙子,一切等卓美上市,扳倒米仲德后再说,这个事情从发生到现在,她没和你闹过吧,也没有明确和你表明,她怀疑你吧?”

细细想来,好似米彩除了不太愿意理会我,似乎一直很平静,所谓怀疑,也只是我自己在愤怒的情况下臆想出来的,她的确没有明确表明过,除了在咖啡店时以反问的语气说了一句“如果他真的来了,为什么这么多服务员却没有一个对开着豪车气质不凡的他有印象呢?”

但问题就出在这仅有的一句上,这和明确怀疑也没有什么两样了!于是我又说给了罗本听,让他继续分析。

罗本单手托着下巴,一脸沉思之色,半晌恍然说道:“为什么咖啡店里那么多的服务员对当天蔚然找你,集体都没有一点映像?......会不会有这么一个可能性,她们都被蔚然收买了,所以米彩总要在她们面前表一下态,然后让她们将这个态度回馈给那孙子,从而暂时安抚住那孙子的情绪......你想想,即便服务员都没有映像,但还可以调咖啡店当天的监控录像看啊,对不对?.....你当时因为愤怒想不起来调监控看,但她一个集团的CEO心思极其细腻,她也会想不起来吗?所以......”罗本说到此处,手指重重一敲桌子又说道:“所以,这就验证了我刚刚的结论,她是做给那孙子看的!”

我想了半晌,总觉得罗本有些不靠谱,感叹道:“你说书的吧?这事儿有这么复杂吗?”

被我这么一否定,罗本面子很挂不住,又说道:“你要觉得这个说法不靠谱,咱们再从情感的角度去分析、分析......”

“愿闻其详!”

罗本又是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说道:“你说过她和那孙子在美国朝夕相处了四年,感情肯定不一般吧?”

“那是肯定的,那段时间她正承受着丧父之痛,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罗本点了点头:“这么说那孙子可没少在那段时间给她照顾,她对那孙子的感情应该就像你对CC那样。”

我想想还真是,在那个几乎平行的时间里,我正承受着与简薇的失恋之痛,一直是CC在身边照顾着我。

罗本继续说道:“如果有人某一天告诉你,CC其实很不行、做人很有问题,你能接受吗?”

我当即就怒了:“谁他妈敢这么说CC,我削不死他!”

罗本重重一拍桌子,说道:“这不就对了嘛,潜意识里米彩肯定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哪怕是通过你的口告诉她,毕竟这是五年的感情啊,而人向来是被感情支配的动物,要是你一说,她就相信,这女人是不是也太无情了?”

我承认罗本这次的逻辑很对,但还是质疑道:“CC才不会像那孙子那么虚伪呢!”

“在米彩的主观想法里,那孙子也是个正直、靠得住的人,所以每个人看待问题都会因为曾经的经历,而产生局限性,这点,你那聪明的彩妹也不例外......”

经过罗本的这番分析,我不禁感叹:“你真是很懂啊!”

罗本向我伸出两只手指,示意我给他点上烟,我赶忙从烟盒里抽出烟,当老爷供着似的帮他点上,毕竟我现在的心情经过他这么一分析,好受多了。

罗本闭上眼睛在正午的阳光下吸了半支烟,又对我说道:“说吧,还有什么想不通的,我都帮你分析、分析。”

难得他今天愿意说这么多的话,我将心中最后一个疑惑说了出来:“你说那孙子的智商也不低吧,怎么敢冒险做出这么一件很容易被拆穿的傻事儿呢?以后米彩会怎么看他!”

罗本摇头,道:“昭阳,你错了,这件事情他其实做得很聪明.......”

“你继续。”

罗本悠悠吐出口中的烟,说道:“其实他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一来是阻止你和米彩的感情继续升温,给自己争取时间,这点他已经做到了,另外,他还想通过这种方式,试试米彩的态度,看看米彩到底有多在乎卓美,如果米彩没有与他撕破脸皮,就证明他手中的筹码足够动摇米彩的选择,如果真的可以动摇,米彩最后怎么看他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而且把这个屎盆子扣到你头上之后,他也就不必直接与米彩撕破脸皮,然后大家心照不宣的玩着拖延战术......所以这是他和你的彩妹玩的一出高智商的较量,你的彩妹为了赢得卓美,选择拖延战术,她一拖延,也就给那孙子争取到了时间,只要你们一天不结婚,他就可以准备后手,然后在这场感情的战役中翻盘......所以,你就耐心等待着她们这场高智商博弈后的结果吧!”

我从来没有发现罗本的心思是这么的细腻,第一次发自内心佩服他的智商,拍着他的肩说道:“哥们儿这次真是要对你刮目相看,你唱歌实在是大材小用,不去做侦探真心浪费了!”

罗本再次掐灭手中的烟蒂,笑了笑,语气很平淡的说道:“那是,毕竟我在那大山里无聊了一个多月,几百集的名侦探柯南可不是白看的!”

我忽然有一种想打死他的冲动......

可是,他的分析真的没有一点道理吗?......实际上,我是有些相信的,至少相信一部分,比如米彩不愿意看破她与蔚然那五年的情分,所以选择不表态......而且,她也不是真的将这件龌蹉的事情定义为是我做的,所以此时的我相信,她一定会来西塘的,或早或晚......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