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我们喝些啤酒吧

此刻,那一句“让我们重头再来”对我而言是那么的为难,因为不愿意再仓促开始,经历了一些事件后,爱情这个事情应当回归理性。

于是我也没有选择再给米彩发信息,因为当务之急是找些什么说辞让板爹和老妈能够理解我在西塘开客栈的决定。

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好的说辞,因为这一次连板爹也和老妈选择了同一阵营,以板爹的脾气,他认定的事情,我又怎么能说得动呢?

也许,继上一次离开徐州后,我将又一次用自己的坚持让他们失望。

夜又深了一些,我终于带着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陷入到了睡眠中。

……

次日一早,我刚起床时,房东便又一次来到了客栈,我照例给他点了一支烟。

他悠悠的吸了一口,向我问道:“房租钱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笑了笑道:“这不还有4天的嘛。”

房东沉着脸,道:“咱们丑话可先说在前面,限定的时间里你要交不出房租,到时候房子租给别人,你可不要说我不近人情!”

“明白的。”

房东这才点了点头,捧着茶杯离开了客栈。

童子很是疑惑的向我问道:“阳哥,那七万块的房租钱,你还没有搞定吗?”

“搞定了。”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给房东啊?”

“我有我的想法。”

“哦……对了,这笔房租钱是乐瑶借给你的吧?”

我点了点头。

童子邀功似的笑道:“怎样,我还是有些作用的吧?如果我不告诉乐瑶,你肯定不好意思和她借!”

“你挺了解我的嘛。”

“嘿嘿……你是我的搭档嘛,我当然了解你。”

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童子,他又赶忙对我说道:“阳哥,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怪吓人的。”

“以后咱们客栈的事情你不要再和乐瑶说了,知道吗?”

“她那么关心你,为什么不能和她说啊?”

“你是不是觉得她过得挺好的啊?”

童子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当然,她是大明星,不缺钱,也不缺喜欢她的人。”

“这些都是表象,她过得不算好,我们不能给她增加负担……反正你从现在起给我记住咯,以后类似的事情不能和她说,要不……”我说着摸了摸腰间的皮带。

童子吓得双手抱头,夸张的喊道:“没下次了、没下次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货还是一身小孩子心性,有时候一本正经的说教,对他来说不一定起的了作用,当然这么吓唬着也不一定有效果,所以他嘴里的“没下次了”多半是不可靠的。

我没有再理会童子,点上一支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仍在为板爹和老妈即将来西塘的事情感到头疼,所以我才没有急着将所欠的房租交给房东,因为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顶住来自家庭责任的压力,如果顶不住,我还是要随他们回徐州的。

……

又是两天过去,我们开设的淘宝店铺终于起了作用,昨天有一对游客在淘宝上买了我们的房间,今天傍晚时分便住了进去,这对我们来说算是一个久旱逢甘霖的好消息,于是我想留在西塘做好这间客栈的欲望又强烈了一些。

夜晚将至,我依旧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客栈对面的柳树下,弹起了吉他,依旧有围观的人群,而在我亮出客栈老板的身份后,也有愿意去我们客栈入住的游客。

一个小时就这么过去,我利用难得的空隙,打开太空杯喝了几口水,然后点上烟享受着晚风温柔的吹拂,或许这便是待在西塘的乐趣,虽然已经被商业化,但你依然会享受到那种异样的安逸。

一支烟刚抽完,巷尾便飘来了各种小吃的油香味,我有些饿了,便委托童子去给我买些小吃,而自己靠在柳树的树干上闭上眼睛,为待会儿的演唱养精蓄锐。

忽然我的鼻子一阵痒痒,然后在小吃的油香味中分辨出一阵女人的幽香,睁开眼便发现了米彩正弯着身子看着我,手中拿着一片撩拨我的柳叶。

我因为意外,连续眨了好几次眼,确定不是幻象后向她问道:“你不是要在美国待上两个月的嘛,怎么突然回来了?”

“人生总会遇到突发事件,需要改变原先计划的。”

我看着米彩,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米彩却打量着我,又环顾四周感慨道:“周围的环境这么好,可是为什么你却如此可怜呢?”

我回头张望着,终于笑了笑说道:“晚风萧瑟,人寂寥啊!”末了又补充了一句:“肚子也饿!”

“我也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

我起身将身下的板凳让给了米彩:“你先坐一会儿,待会儿就有得吃了。”

话音刚落,童子便拎着一手提袋的小吃来到了我们的面前,然后惊讶的看着米彩,半晌说道:“美女姐姐,你又来西塘看阳哥了!”

米彩点头冲他笑了笑,我则示意他赶紧将吃的东西递过来。

童子将方便袋递给了我,看了看米彩又冲我挤了挤眼睛,这才拎着自己的那一份晚餐进了客栈。

我在米彩的身边坐下,随即打开了方便袋,对她说道:“这些小吃都是西塘比较有名的,也很卫生,你喜欢吃什么自己挑。”

米彩很有兴致的从里面拿了好几串小吃,在我之前吃了起来。

我向她问道:“你怎么过来的?”

“开车。”

“你之前的那辆Q7修好了吗?”

“修好了,不过贡献给公司做公车用了。”

“那你现在开什么车?”

米彩向不远处的空地指了指,示意我看。

我循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停着的是一辆白色的大众CC,市场价也就在30万左右。

我疑惑的问道:“你开CC?”

米彩点头道:“是啊,我问过CC了,CC说这款车她开了几年各方面感觉都还不错,我也就买了。”

我知道CC是很喜欢这款车,所以我们才一直喊她CC,不过米彩开这种级别的车实在是与她的身份不符。

米彩似乎看穿了我心中所想,笑了笑,道:“开自己喜欢的车子就好啦,再说人活着不就图个自由么,何必什么事情都要用一个方形的框限制住呢?”

这曾经是我所追求的,但从米彩嘴里说出来还是感觉到了震撼,但是我却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用这样的理念去影响了她。

在我的沉默中,已经吃完手中小吃的米彩又伸手与我要,我再次将方便袋递给了她,她却忽然停了下来,问道:“昭阳,有啤酒吗?我们喝些啤酒吧。”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