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夜宿公路旅馆2

进了房间后,因为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再加上抱着只是凑合住一夜的想法,我和米彩都没有洗漱,她穿戴整齐的躺在床上,我则坐在一张木头的椅子上,昏黄的灯光下,两人相对无言。

“你要想抽烟就抽吧。”

我看着米彩,这似乎是她第一次主动成全我想抽烟的欲望,可偏偏这样我更不愿意用二手烟去伤害她。

为了彻底断掉抽烟的念想,我将烟盒揉成一团扔进身旁的垃圾篓里。

“为什么要把烟扔掉?”

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对她说道:“你不是累了吗,早点休息吧。”

“你呢?”

“等你睡着了我就睡了。”

米彩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

“我要用……卫生间,你能陪我去吗。”

“嗯……我也想尿,一起吧。”

……

走廊里连个楼道灯都没有,我拿着手机,用手机灯充当照明物与米彩并肩向前走着。

终于来到公用的卫生间前,我将手机递到米彩的手上,说道:“我先进去,你在外面等一下。”

米彩点了点头。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里面被某个酒鬼吐了一地,刺鼻的味道让我一阵泛恶心,解开腰带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排niao的需求。

我甚至来不及系上腰带便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对米彩说道:“里面太脏了,我们出去问问老板娘还有没有其他的卫生间。”

米彩将用来照明的手机递给了我,道:“你能用我就能用。”

我想拉住她,她已经走进了卫生间里,随即关上了门。

因为女人天生的缺陷,米彩在这间恶心不堪的卫生间里待了较于我双倍的时间,我不禁为她感到担心。

终于米彩捂住鼻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一阵干呕。

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似责备却更心疼的叹道:“你这又是何必呢?就是旅馆外面找棵能遮挡的树,也比在这里面强啊!”

米彩摇了摇头,快步向前走着,我紧紧追随她的脚步,两人如释重负般的回到了房间,她依旧躺在那张小木床上,我坐在椅子上。

此时的米彩经过刚刚的那阵恶心,似乎已经没有了睡意,看着天花板一阵阵失神。

我终于对她说道:“你体会到了穷人的无奈了吧,虽然今天晚上我们是被逼住在这里,但是那些跑长途的司机,却是经常要住这样的公路旅馆的,而类似的遭遇我也太多次经历过,因为我生来就不是住豪华酒店的命!”

许久她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不想听这些。”

“那你就睡吧,过了这个晚上,你就不必经历这些,做回原来的自己。”

米彩没有理会我,她侧过了身子背对着我。

我掖了掖外套,随即伸手关掉了房间里的灯,趴在办公桌上,期待自己尽快进入到睡眠的状态中,可是半个小时过去,我依旧没有一点睡意,可能是因为板凳太硬,也可能是想得太多。

我尽量不发出声响坐直了身子,睁开眼睛,直面黑夜。

她轻声对我,说道:“昭阳,你睡不着吗?”

“不困,你怎么也还没睡?”

“我也不困。”

“数数小绵羊,一只、两只、三只,就困了。”

“你怎么不数?”

“我不喜欢数绵羊,我喜欢数恐龙。”

“那你数恐龙吧。”

“都灭绝了,还数啥……我失眠习惯了,你赶紧睡吧。”

米彩一阵沉默后,语气变得认真,她问我:“如果我们刚刚死在车祸里,现在是不是就到另外一个世界了?”

“你希望还有另一个世界吗?”

“嗯。”

“我不希望有。”

“为什么。”

“担心另一个世界会更造作,倒不如消失得干干净净的。”

米彩不语。

我随她沉默了很久才又问道:“你怕死吗?”

“怕,你怕不怕?”

“我说不怕,你信吗?”

米彩想了想,说道:“信,所以你做什么事情,都那么的不计后果,而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事情了。”

“当然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真心换不来真心……如果真心可以换到真心,很多事情就不会再出差错。”

“你是在说我们吗?”

“不是,这句话是泛指,爱情、友情、亲情、师生情……都可以。”

想了想我又补充道:“其实有时候两个人都想以真心对待彼此,可是因为世界观、价值观、身份地位的不同,导致付出真心的方式也不同,最后两颗真心也会因为对接不上而搁浅。”

“这次,你是说的我们,对吗?”

“也许吧。”

……

夜在我们的对话中又深了一些,我也终于打了个哈欠。

“你要睡着不舒服就到床上来吧。”

“我怕我会犯错……”

“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会犯错吗?”

“死伤害的只是自己,犯错伤害的却是他人。”

“你既然有这样的觉悟就不会对我犯错的,坐在椅子上怎么能睡的好呢,赶紧休息吧。”

心中坦荡,身体就不会tan露,我终于不再多想,和着衣服在米彩的身边躺了下来。

夜色中,她像一只缺乏安全感的猫缩在了我的怀里,轻声问我:“昭阳,我们真的要分手吗?”

“我只是一颗陨石,永远也送不了你钻石……我们在爱情中都不成熟,以至于屡屡犯错……一切源于冲动,该回归于理性了,虽然迟了一些,但彼此还可以回头,假如真到无路可去的时候,等来的痛苦是没有办法去承受的。”

“也许你是对的,所以我们没有在一起前的日子是那么的开心……有时候做朋友真的要比做恋人幸福很多……”

……

自从米彩躺在我的怀里,这个夜于我而言变得平静了起来,我并没有升起占有米彩身体的欲望,也许是因为她美的过于不真实,也许是因为我真的爱她……

次日,我在阳光的刺眼中醒来,米彩已经不在我的身边,她在床头的柜子上留下了一张字条。

“阳,我不知道现在我们算不算分手,但依然想告诉你:我愿意陪你住这样的小旅馆,体会你曾经体会过的生活,我明白你心里的顾虑,明白你还爱着我,也明白我们都用错了爱的方式……我要去美国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希望你会过得开心,开心的等我回来……对了,我的助理在旅馆外等着你,你醒了就去找她吧,她会送你回西塘的,最后祝你的客栈能够红红火火!”

我反复看着米彩留下的这张字条,不禁自问:难道真的有命运这一说吗?一场车祸,换了一次掏心的交流,也击破了我自以为滴水不漏的无所谓。

我真是可笑啊!……明明真心爱着,又怎能在如此聪明的她面前装作不爱的样子呢?她早就识破了。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将字条塞进了口袋里,向窗外看了看,心道:“那就两个月后见吧……只是为什么突然要去美国呢?”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