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以身相许

我一只手架住乐瑶的肩膀不让她靠近我,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然后打开了微信。

“这几天过得孤独吗?”

我心里想道:前面给你发信息,你不理我,我也过会儿再理你,毕竟身边还有乐瑶,冷落了不好,于是又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这个时候乐瑶已经不愿意再和我闹腾,从手提包里拿出了湿巾对我说道:“手给我。”

“我自己擦就行了。”

乐瑶却不理会我的拒绝,将我的手拉了过去用湿巾擦掉了手上的油腻,这才又拿出另一片湿巾也擦掉了自己手上的油腻。

她将擦过手的湿巾扔进了垃圾箱后,便亲昵的挽住了我的胳膊。

这次我并没有甩开她,疑惑的问道:“我记得你上次回来的时候还和我保持着距离,怎么现在又勾勾搭搭的了?”

“那天有罗本和CC在。”

“所以你就端着?”

乐瑶点头,道:“只有单独和你在一起时,我才会拿下面具,难道你不愿意看到一个最真实的我吗?”

“CC和罗本又不是外人,不至于!”

“至于。”乐瑶皱着眉,语气说的很重。

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也不愿意和她较真,便转移话题问题:“你酒店找好了吗?”

“先别管酒店,你再陪我一会儿。”

“行吧,可咱们也不能这么在街上傻转着吧!”

乐瑶想了想说道:“我们去看火车……”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一颗闪烁的星也没有,空气又是这么的湿冷,弄不好待会儿会有一场雨,也可能是雪,便拒绝,道:“别了吧,这天要变了。”

“我不管,我想去。”

我皱了皱眉,道:“找个理由说服我,要不然就给我找酒店休息去。”

乐瑶低着头,许久才轻声说道:“你知道我在北京过的是什么生活吗?……每天在名利场中沉沉浮浮、每天穿梭在各种会所里应付着一个个饭局、每天都感觉心中那根紧绷的弦要被生生扯断,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只有和你在一起时,才是安静的,才觉得自己还像自己!……昭阳,体谅我一些,不要拒绝这么一个对你来说很简单,对我来说却无比珍贵的要求,好吗?”

看着她期盼的眼神,我心中不忍,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拉住了她的手,高喊道:“走吧……忘了他妈的名利场,忘了他妈的要来的雨……我们看火车去。”

我就这么拉着乐瑶,迎着寒风向路边停着的车子奔去……

……

还是很久前,我和乐瑶坐过的那段铁轨边上,只是如今的风吹得更冷了,而驶过的火车也因为临近过年不再轻便,我们好似看到了车厢里不断散发出的,归乡的迫切。

乐瑶躺在了我的腿上,我不忍推开她,却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昭阳,听着铁轨的声音,我多想在这里睡上一觉。”

“我也想睡,可就是风大了点儿,我们别坐太久,行吗?”

“我知道,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我轻声叹息,心中想的却是人生的无奈,哪怕这段铁轨旁的风光再美好,终究不能让我们温饱,我们还要为了生活继续奔忙。

伴随着火车驶过铁轨的声音,俩人陷入到沉默中,我甚至以为乐瑶已经睡了过去,她却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文件递给我说道:“这是酒吧的股份转让合同,我想转让50%的股份给你。”

我愣了一愣,却没有从她手中接过合同,终于摇了摇头说道:“乐瑶,我不要你的股份,对于酒吧,完全只是出于朋友间的帮忙,等酒吧经营好转后,或许我还会回徐州。”

乐瑶离开我的身体,坐了起来,很不理解的问道:“为什么?

“为了另一种生活。”

“可是我想补偿你。”

“我不需要补偿。”

乐瑶低着头,许久才语气低落的说道:“我知道我补偿不了你,你为了我,甚至丢掉了一个愿意与你结婚的女人和安稳的生活。”

“不要说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得抬头往前看,对吗?……我相信你会在演艺圈越走越远,也相信你会祝福我越过越好。”

“我当然会祝福你,甚至……甚至怨恨自己不能以身相许。”

我笑了笑:“你可别以身相许,我这人低调惯了,可不敢高调的娶一个未来的大明星,怕闪光灯把我闪晕!”

乐瑶只是看了看我,却没有回应,抬手将手中的股份转让合同扔在了风中,然后又躺在了我的腿上。

而片刻之后雨真的落了下来,可她却绝口不提要离去的话。

……

我的头发已经被雨水淋湿,而乐瑶的裤脚上也已经有了一片水渍,我们真的不该再待在这里了。

我终于推了推蜷缩在我腿上的乐瑶说道:“走吧,再淋下去,我俩都得着凉,这要来的除夕夜,我可不想打着喷嚏过。”

“我不想住酒店,我要去你那儿住!”

“说过了,做朋友,你就不应该去我那里住!”

“我说去你那里住,又不是说去让你睡,住沙发也行啊!”

“不行,我怕自己把持不住!”我坚决的拒绝,毕竟她要比一般的女人漂亮太多,毕竟我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

“为什么把持不住,你不是和米彩也住在一起过吗?”

我愣了一愣,才发现自己的确没有对米彩生过那种心思,却不是因为她没有魅力,而是过于完美,完美到不忍亵渎,但乐瑶却不同,毕竟我们曾经发生过关系,假如有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机会,便很难去克制。

这时,乐瑶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我来大姨妈了,你一定不会那么禽兽的!”

“吹牛逼,不信!”

“我要能证明我来大姨妈了,你是不是就让我过去住?”

我:“……”

“昭阳,真的没骗你.....这会儿好像还有点痛经!”乐瑶颤巍着说道。

“无处不在的演技啊!”

“你摸摸我的额头。”

我伸手摸了摸乐瑶的额头,真的好像有冷汗,但还是半信半疑的问道:“不会是雨水吧?”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我一直闷在你的外套里,雨水哪里淋得进来。”

我倍感无奈,却更担心她的身体,心想:反正米彩也不在,就让乐瑶去住她的房间,而我也能给她煮上一碗红糖水,省得她在酒店里无依无靠的。

……

终于带着乐瑶回到了住的小区,我背着她向楼上爬着……

“昭阳,这就是你一直住着的地方啊!”

“嗯,虽然破了些,但是有它的内涵。”

“以前就想来参观、参观,你都不肯给我机会,今天总算是如愿了!”

“你可别这么说,要不然我又得觉得你是刻意的,根本就没有大姨妈痛经这回事儿!”

说话间,我已经背着乐瑶来到了五楼,然后咳嗽了一声,让楼道的感应灯亮了起来。

就在我准备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时,门却忽然被打开,我惊得张开了嘴……眼前站着的竟然是米彩,她从美国回来了!!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