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去卓美设柜

我有些发愣的看着越走越近的米彩,身边的魏笑一声惊呼:“哇塞,大哥!裁判姐姐来了!”

“我眼不瞎,你把持一点,别乱叫!”

魏笑冲我吐了吐舌头,果然是小孩子心性,而米彩也已经来到了我们面前,此时,她的身上还穿着商务装,好似没来得及换上厚衣服,于是在这个冬天的傍晚,她在寒风中看上去更单薄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我估摸着不会再有广场管理人员出现,便明目张胆的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向米彩问道:“你不是要留在上海陪蔚然的吗?”

“我觉得你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

米彩的回答让我一愣,才问道:“你这么判断有什么依据吗?”

“因为你很少主动联系我,后来我给你发信息你也不回,肯定是因为失望心里不快活了,你蛮小气的!”

我当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果然有米彩后来给我发的微信,询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情,可是我一直在吵杂的广场玩赛车唱歌,根本没有听到微信的提示音。

我将手机凑到米彩面前,道:“看到没,你发的信息我都没打开,所以不是你说的小气,是根本没有听到。”

话刚说完,我心中却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上次,我在徐州时因为联系不上米彩差点连夜从徐州赶回到苏州寻找她的踪迹,这次米彩以为我失望又从上海赶回到苏州,虽然上海到苏州的距离要比徐州到苏州的距离近上很多,但也足够说明她是在意我的。

“昭阳,醒醒,千万不要自作多情!”我赶忙又心有余悸的提醒自己。

“那是我误会你了!”米彩稍稍停顿后又补充,道:“我昨天说过让你带我找魏笑,我以为你今天说的就是这个事情,要不然我不会回来的。”

米彩的话真让我庆幸事先提醒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她只是为了和她有同样苦痛的魏笑才从上海赶回来的,否则也不会找到这个魏笑有可能会出现的广场上来。

我还没有说话,魏笑却疑惑的看着米彩问道:“裁判姐姐,你为什么要找我啊?”

米彩摸了摸魏笑的脑袋说道:“因为姐姐想帮你。”

魏笑面露喜悦之色说道:“那你买我爷爷编的篮子吧,昭阳也说编的很漂亮呢!”

这个时候我也不和魏笑计较他习惯性的喊我昭阳,拿开了米彩摸着他脑袋的手,然后自己摸住意味深长的说道:“傻孩子,你的目光要放的更远一些,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忒傻、钱特多的姐姐,买一间肯德基送给你都是小意思!”

魏笑张大嘴看着米彩,米彩却瞪着我说道:“我很傻吗?”

“谈不上聪明。”我没有底线的损着米彩,如果她也傻的话,天下恐怕就没有聪明的女人了。

却不想话音刚落,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广场管理员大妈,冲我一声怒吼:“那个抽烟的小伙子你把烟给熄了!”说完快步向我走来,那架势,不罚我个百来块钱都不解她心头之恨似的。

我将烟往地上一扔,对米彩和魏笑说道:“肯德基,待会儿肯德基汇合……”说着人已经背着吉他绝尘而去。

……

片刻之后三人在肯德基碰了面,我略带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的速度还可以吧?”

米彩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明明是不讲公德后的落荒而逃,为什么你还能说出沾沾自喜的味道呢?真是奇葩!”

我被米彩说得脸上无光,怒道:“那你刚刚有没有吸到我的二手烟,吸到了你就是我的同伙……不比我高尚到哪儿去!”

“真是百年难遇的奇葩,逻辑更奇葩!”米彩无语的表情看着我说道。

站在两人中间的魏笑也插话道:“大哥,你刚刚还不如不跑呢,那个大妈和裁判姐姐要罚款了。”

我向米彩问道:“你给了?”

“不给怎么办?我可没有你那么厉害的速度!”

我不理会米彩的挖苦,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可不就是我的同伙嘛,要不然你干嘛帮我交罚款,我的逻辑完全没问题啊!而且我刚刚说你人傻钱多也没说错吧?我抽烟是为国家的烟草税做贡献,凭什么罚我这个良民的款!”

“你刚刚跑那么快不累吗?……现在还能说这么多废话!”米彩噎了我一句。

我却浑然不在意的笑了笑,道:“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挺累的,赶紧进去吃东西......你请客。”

……

三人在肯德基吃了些东西后,米彩便开着车和我一起将魏笑送回了家。

魏笑和他的爷爷住在本市已经很少能见到的一个棚户区内,居住环境不是一般的差,甚至车子都开不进去,我们只能步行着进了棚区内。

路上魏笑告诉我们,本来他们家是有房子的,可是为了给他爸爸看病便卖掉了,可即便这样最后也没能救治的了,而听完魏笑的叙述后,米彩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终于来到了魏笑现在的住处,他带着我和米彩避开了一个个障碍物终于进了低矮的屋内,然后我们便看到了在昏黄灯光下编织着竹篮的老人,也就是魏笑的爷爷,只见他的身边放着一根拐杖,一只腿无力的腿蜷缩着,而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似乎生活的艰辛已经刻进了这个老人的骨子里。

魏笑说明我们的来意后,腿脚不便的老人挣扎着要帮我和米彩倒水,我和米彩连连阻止,此刻我相信米彩的心情和我一样沉重,所以她几乎第一时间便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沓钱给了老人,并表示有什么困难尽管和她开口。

老人连连道谢,可是靠接济去生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魏笑还太小,根本不能为这个家庭做些什么。

……

我和米彩陪魏笑的爷爷聊了一会儿后便离去,走出棚户区的路上我们却因为沉重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我坐在了她的车上才对她说道:“……你能接济他们一时,也不能接济他们一辈子,我觉得与其给他们鱼,不如给他们一支可以钓到鱼的鱼竿。”

米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向我问道:“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看你愿不愿意了。”

“只要能帮到他们我肯定愿意的。”米彩看着我神色很认真的说道。

我稍稍酝酿了一下,对米彩说道:“魏笑的爷爷会手工编织,也是一门手艺,我觉得可以把他编的东西包装成产品,然后去你们卓美设柜,这样不就从根本上解决了他们的生计问题了吗?”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