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你失去的一切我补偿

我将电话放在一边又从方便袋里拿出一罐啤酒喝了起来,我的心情越来越失落,却连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都找不到,更不知道自己将李小允伤的有多深,还有板爹和老妈,我可以想象的到此刻的他们是什么心情,对于他们来说,即将迎来的深夜也是无眠的。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还是乐瑶打来的,她的执着让我无可奈何,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随即耐着性子说道:“我真的已经吃过晚饭了,你自己去吃可以吗?”

乐瑶哽咽的对我说道:“昭阳,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为了我的事情你一定放弃了很多吧?”

“你想多了,只是回苏州而已,顶多当作从来没有回过徐州。”我说着因为烦闷,下意识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

“那你出来陪我吃饭,我一个人真的没有心情。”

我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答应了乐瑶的要求,因为不想让她看出我的落魄,继而有心理负担,只是我真的很厌烦见面后的强颜欢笑,而这才是我一开始拒绝和乐瑶一起吃晚饭的最主要原因。

……

我不顾深冬的严寒,在小旅馆里洗了一个热水澡,这才拿着自己的钱包走出了小旅馆,却不想被已经站在街对面等待的乐瑶看了个真真切切。

她小跑着来到我的面前,凝视我,却久久不言语。

我掐灭掉手中的烟,因为寒冷将手插在兜里说道:“你不是要吃饭的嘛,走吧。”

“你怎么住进了小旅馆里?”乐瑶眼圈泛红的问道。

潜意识里我以为女人天生磨蹭,没想到乐瑶却在我之前到了约定的地方,这才被她看到我从小旅馆里走出来,看着她,发现她不施粉黛,只是穿了一件最简单的运动款羽绒服,难怪会在我之前到达。

我避重就轻的说道:“先找地方吃饭。”

乐瑶含着泪温顺的点了点头,随即两人并肩淹没在人群中,沿着街道向前面走去。

我只想在街边随便吃一些,乐瑶却执意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带我们去了一间高档的西餐厅。

……

西餐厅里,听着舒缓的音乐和喷泉池里的流水声,我紧张的情绪终于舒缓了一些。

乐瑶低着头吃着东西,至始至终没有和我说话,而我却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喝了一杯红酒。

半个小时之后,乐瑶终于吃完,她看着我根本没有动过的食物表情又是一阵黯然,许久才低声向我问道:“昭阳,这次去苏州一定让你很为难吧?”

“没什么为难的,你不用在意。”

“那你的女朋友呢,她没有说什么吗?”

我被乐瑶说到了痛处,却又不得不忍着痛说道:“没什么,她支持我的决定。”

李小允确实支持我的决定,前提是我也因此丢掉了和她奔着结婚去的爱情。

乐瑶又追问道:“那你为什么一个人住进了小旅馆里?”

我终于烦不胜烦,面色不悦的说道:“乐瑶,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和你一起出来吃饭吗?我真的不希望你这么没完没了的问这问那……不管这个事情是什么后果,我都已经选择了,所以你现在所有的疑问都没有什么意义。”

乐瑶没有再言语。

我对她说道:“你这次回苏州后先找罗本和CC帮你打理酒吧,我尽快赶过去,可能用不了一个星期。”

“嗯,罗本现在一直在我的酒吧驻唱,已经免费唱了一个月了,我都感觉对不起他……昭阳,如果有一点办法,我都不会找你的,我知道这会让你很为难!”

乐瑶的话让我心中滋味莫名,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残忍,根本不给人选择的余地,而活着又是这么的让人身不由己。

离开西餐厅,我们踩着街灯的光影走在清冷的街头,我依旧抽着烟,而乐瑶有些茫然的看着街的尽头。

不知道以孤独的姿态走了多久,终于回到了乐瑶住的那间酒店,我们要短暂的分别了。

我对乐瑶说道:“回酒店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时间要是来得及的话我送你。”

“不用了,我十点的火车,你那时已经上班了吧。”

“嗯,那你自己路上注意一点,火车上三教九流的人太多。”

乐瑶却忽略我的叮嘱,眼含热泪对我说道:“我真的太不懂事了,我应该听你的劝告,不该开酒吧,我害了自己,也害了你!”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哭,人的一生一定会做错事情,重要的是做错以后怎么去弥补,我会陪着你渡过难关的。”

乐瑶情绪失控般的扑进了我的怀里,抽泣道:“昭阳,你今天为了我失去的一切,未来我一定会加倍的补偿你。”

我扶着乐瑶的双肩,让她离开了我的怀抱,面色认真的对她说道:“记住,我们之间永远也不要说补偿这两个字,就像你为了我而挨的耳光,你想过要我补偿吗?”

乐瑶摇头说道:“我不要你补偿,这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

“所以,回苏州也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

……

将乐瑶送回酒店后,我独自走在街头,再走过前面的一个站台,就是我入住的那个小旅馆,可是现在的我却不想回去,尽管此时的世界寒气逼人。

我坐在火车站广场前的一个石凳上,点上一支烟失神的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此刻这些从我身边走过的人,都与我有过短暂的交集,但下一刻他们都将乘着火车各奔四方,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可是他们的生活还会继续,在继续中充满悲喜。

所以谁都不会平静的生活下去,而被悲喜填充的生活,才算是世俗生活。

做了一个深呼吸,我终于掐灭了手中的烟,又不禁抬头张望着天空,那座晶莹剔透的城池到底在哪里,我已经辗转苏州、徐州两座城市,无论是白天的仰望,还是黑夜的翘盼,我都不曾再看见过它,难道这真的只是一座被幻想出来的城池吗?如果是,这让人多哀伤……因为疲倦的心灵永远找不到可以栖息的地方。

如果此刻有一叶银色的小船,弯弯、摇摇、晃晃、挥霍着夜色,带我飞进那绒绒的天上,该有多好……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