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诀别

拖着行李箱茫然的走在已经少有路人的街头,心中充满着惆怅,我没有想到在徐州这座生养我的城市,我竟然也会有无处可去的这一天,不禁自问:我的选择真的值得么?

我不敢将这个问题想得过于深入,值得与否,我都已经做出了选择,而回苏州帮住乐瑶解决酒吧的危机也已经成为必然之事。

这个夜,我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间小旅馆住下,却一夜失眠,我在失眠的清醒中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可是李小允的模样还是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虽然我们的恋情只有区区数月,但我真的不忍舍弃,在她的身上,我找到了男人也需要的安全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而这支烟抽完,窗外已经露出了朝阳的一角,黎明就这么来了,可风还是吹的那么冷!

……

早晨就这么到来,我却没有一点胃口,带着已经写好的辞职信恍恍惚惚的来到了公司。

准备进电梯的时候,李小允也从另一个方向走来,我们就这么碰了面,却各自站在一部电梯前,我在人群中看着她,她的眼睛还有些红肿,很可能在哭泣中过了一个夜,相较于我,她的痛苦一点也不少。

我拨开人群,来到了李小允正在等待的那部电梯前,站在她身边,喊了她一声,她却没有理会我,而电梯在这个时候也落了下来,李小允在我前面一步走进了电梯,我也随之走了进去。

电梯里拥挤的人群将我与李小允紧紧的挤在了一起,但彼此的沉默中两个人的心却已经分开。

电梯上升的过程中,我数次想和李小允搭话,可始终不知道怎么开口,许久才问了一句“吃早饭了吗?”而李小允只是冷漠的看了我一眼,却没有回应,最后将这种冷漠维持到我们一起走进公司。

我终于拉住了李小允,她冰冷的看着我问道:“干嘛?”

以我对女人的了解,这种冰冷正是心死前的征兆,于是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觉得我们该聊聊。”

“好啊,我也觉得我们该聊聊。”李小允说完挣脱了我抓住她的手,随即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茫然的站了好一会儿才向总监办公室走去,而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带着歉意递交辞职信。

……

尽管周总监极力挽留,但我去意已决,最后还是在无奈中批了我的辞职申请,因为我的手中还有几个正在跟进的项目,所以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完成工作交接,而这一周,将是我留在徐州最后的日子。

中午吃饭时分,我和李小允在公司楼下的一间餐厅小包厢里相对而坐。

气氛如意料中般沉闷和压抑,我因为愧对李小允迟迟没有说话,终于李小允开口问道:“你早上已经把辞职信交给周总监了吗?”

“嗯。”

“多久完成工作交接?”李小允好似极力保持着平静问道。

我低声回答,道:“一个星期左右吧。”

李小允表情变的痛苦,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落了下来,她哭泣着说道:“昭阳,你的心真的是铁做的吗?只是从昨天到今天,你就否定了一切,把我推进深渊,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又考虑过我家人的感受吗?……他们可是把自己女儿的终身托付给你的呀……!”

我低头沉默,心中充满着歉疚感,可此时除了改变结果,任何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

李小允用憎恨的目光看着我,于是我更加的惶恐和歉疚,许久才低声说道:“如果你愿意等,我可以回徐州的。”

“回徐州?……如果是个男人,或许我愿意等,一年半载也没什么,毕竟我才25岁,等得起,可你偏偏是为了一个女人,你让我要以怎样的心态去等?”李小允在哭泣中质问,道。

“我和她真的只是朋友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辩解,道。

“是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和她没有发生过一点什么……不要把别人当傻子,为什么她不找别人,偏偏找你昭阳,而你情愿抛家,抛弃自己的未婚妻也要帮她,这还能是普通的男女关系吗?……你说呀!”

面对李小允的质问,我百口莫辩,虽然我和乐瑶没有男女之情,可确实在人生中最颓废的一段时间和她上过床,这样的关系,能说纯洁吗?

我的沉默让李小允更加的愤怒,在愤怒中,我看到了她心死的表情,随之从手提包里拿出了我们前些日子一起去买的订婚钻戒,放在我的面前说道:“昭阳,我们分手吧,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我看着李小允,她的嘴唇在微颤,我也是,可终究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因为太徒劳。

“这个戒指你留着吧……”

李小允不屑的笑道:“怎么,是觉得过意不去吗?……昭阳,买戒指的钱是你爸妈的,现在我们分手了,你可没权利把戒指送给我。”

我心中一阵刺痛,我听得懂李小允的言外之意,也想起了自己刚回徐州时的狼狈,是李小允解救了我的狼狈,或许离开了徐州,我又会回到曾经一无是处的日子。

“对不起。”我终于对李小允说道。

李小允决然的对我说道:“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就把这几个月经历的一切当作是生命中的一场劫,只希望你昭阳以后不要再给另一个女人希望后,又亲手毁掉这种希望……”说完拿起手提包向包间外走去。

我就这么呆坐着,失神的看着李小允留下的订婚戒指,刹那间觉得自己的人生被击穿,千疮百孔……也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我会为自己今天的选择而后悔。

……

下班后的夜晚,无家可归的我,独自回到那个简陋的小旅馆里,我买了些啤酒,消遣着孤独和苦闷。

喝得有些晕眩的时候,我接到了乐瑶的电话,此刻我一点也不想说话,当即挂断,随即给她回了条短信:“有什么事情发短信说吧。”

很快乐瑶便回了短信:“我还在徐州,想和你一起吃饭……请你吃饭!”

我在晕眩中又给乐瑶回了一条短信:“我吃过了,明天你先回苏州吧,我得把工作交接一下,一个星期后过去。”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