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没钱的窘境

尽管我很信誓旦旦的在板爹面前表示会好好工作,但他依旧没有答应帮我在他们企业安排一份工作。

我对板爹实在是无可奈何,哭丧着脸看着他,他自顾自的喝着酒,就好像我没和他提这个事情似的,这份定力,真是对得起他板科的称号。

我又求助似的看着老妈,企图让她帮忙说服板爹,果然还是老妈亲,她推了推板爹说道:“老昭,你就帮儿子在你们单位安排一份工作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这儿子也没什么出息,性子还又野,把他放你身边,我也安心。”

我赶忙附和道:“是啊,板爹,如果我能立即找到工作还好,如果找不到就这么在家里待着,这不,街坊邻里的都知道你儿子没出息了,你这脸上也挂不住啊,除非你真不把我当你儿子!”

板爹依旧不为所动的说道:“工作的事情自己想办法。”

我挠了挠头有些上火的说道:“板爹,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去你们单位工作,不也就是想把日子给稳下来过么……再说了,你们单位那些做领导的,有几个不把自己的儿子,闺女,亲戚什么的,安排进去工作的啊,为什么就你这思想转不过弯!”

板爹忽然就火了,重重的一拍桌子对我怒道:“你这个混账东西,我是你爹,轮得到你来教训我吗?……日子能不能过稳,不是我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就能解决的,你自己好好给我把这事儿想明白了。”

我不言语,但却无法理解板爹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他帮我安排一份稳定的工作,才是把日子过稳的第一步。

老妈对我使了使眼色,示意我别乱说话,又柔声对板爹说道:“老昭,你也别和儿子置气,工作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儿子这刚回来,先让他休息几天。”

板爹没有回应老妈,也没有再言语,只是一口喝掉了杯中剩余的酒,但看上去还有不小的情绪。

……

吃完饭后,板爹直接洗漱休息,我和老妈坐在沙发上聊天,聊着、聊着,便聊到相亲的事情上了。

老妈很严肃的向我问道:“昭阳,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结婚的想法。”

我很肯定的点头说道:“肯定有啊,我也不小了。”

老妈点头说道:“那行,你张阿姨在居委会工作,认识的姑娘多,这几天我就请她帮忙张罗、张罗!”

“这可是您说的啊,不过你得让张阿姨好好把关,找那种靠谱的姑娘,毕竟你儿子各方面的条件还是不错的!”

老妈打量着我许久说道:“儿子,你是在和我说笑的吗?你说说看,你哪儿不错了。”

“就冲我是您亲生的,您也不能觉得我差吧?”

老妈却没有搭理我,只是嘱咐我“早点休息”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我也终于在空荡的客厅里点上了一支烟,实际上当然知道自己并不优秀,如果人也有次品和优等品之分的话,自己无疑是一件次品,之所以大言不惭的那么说,只不过是想给自己点儿信心罢了。

……

躺在自己从小睡到大的那张小钢丝床上倍觉踏实,不一会儿便恍恍惚惚了起来。

恍惚中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了看,竟然是米彩发来的,而信息的内容倒是很简单,就是关心我有没有到家。

我当即给米彩回了信息,告诉她安全到家了,之后她便没有再回信息,不过我也不意外,她能发个信息来关心我一下,就已经很难得了,难不成还指望她和我聊人生,聊理想,聊爱情吗。

我能预见,这个短信之后,我们便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毕竟相隔两城,毕竟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之前,我看了看时间,才刚刚9点半,忽然便没了睡意,于是又点上一支烟躺在床上抽着。

虽然我用一天的时间从一座城市换到另一座城市,可有些事情却不能那么快的忘记,睡不着的时候,我还是想起了在苏州时的点点滴滴。

关于苏州的记忆,好像都与那个已经远去的女人有关,只是现在想起,我已经没有那么心痛,因为现在我所在的城市并没有她的印记,而我也终于放下心中的执念,愿意去爱上另一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姑娘。

也许,在和简薇分手的那一刻,我就应该放弃自己的坚守离开苏州了,这样我也不会沉溺在回忆里自找伤害了两年,可是她又能晓得,之所以留在苏州,是因为舍不得吗?舍不得她用口红在车窗上写下的等待。

夜更加的深了,我终于再次有了睡意,在关掉灯之前,最后看了看那把立在墙角的吉他,心渐渐沉淀了下来。

……

转眼已经在徐州过了一个星期,这个星期中我重复做的事情,便是在网上投简历,然后去应聘,遗憾的是并没有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可也不敢将希望寄托在板爹的身上,以我对他的了解,找工作的事情他百分之九九的不会帮我。

比找工作更让我遗憾的事情是:我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最后的那几十块钱都花在最近坐公交车找工作上去了,可我也拉不下脸问板爹和老妈要,好在现在不需要租房,也不需要花钱吃饭,日子总算还能对付着过。

这又是一个下午,我坐在电脑前浏览着招聘信息,老妈忽然来到我的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喜悦的对我说道:“昭阳,我上次托你张阿姨办的事情,她还真是放在心上,这不给你找了个姑娘,正好你现在没事儿,今天晚上你们约着见见面,先看看能不能谈得来。”

“行啊。”我一口应了下来,随即又问道:“妈,晚上你一起去吗?”

老妈摇头说道:“我就不去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长辈跟在后面掺合,这个老妈是知道的。”

“别啊,你去呗,我就喜欢你跟在后面瞎掺合啊!”我赶忙说道,实际上是想让老妈跟着去买单,我现在身无分文,到时候和人家姑娘吃完饭却没钱付账,那种尴尬我简直想都不敢去想。

“不去了,我们两边家长都说好了,就让你们单独见面。”

我垂死挣扎,道:“去啊,你不去我怎么认她啊!”

老妈当即拿出手机,用微信给我发了张照片,说道:“这是那姑娘的照片,你到咖啡店后就看着这张照片认她。”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姑娘的模样还行,但这并不是重点,沉默半晌,咬着牙想问老妈要点钱,可最后硬是没能开得了口!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