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们会在一起吗

身后的摩天轮停止了转动,又换了一拨人上去,许久我在乐瑶的注视下点头说道:“嗯,这次来横店找你确实有点事情。”

乐瑶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说道:“你肯定不会因为想我来找我,你也根本不会想我。”

“别这么说,弄得我都觉得自己是小人,有事儿才找你。”

乐瑶笑了笑,言语间带着调戏问道:“那你这些天有没有想我?”

“又来!”

“好啦……不逗你了,说吧,你找我为了什么事儿?”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最近有档期吗?”

“剧组刚开机,基本上每天都有戏的。”乐瑶回答道。

“这么忙吗!”我感叹了一句。

乐瑶点头说道:“嗯,最近的戏排的很密集,今天晚上还有两场夜戏,待会儿我就得回剧组了,不能陪你太久。”

我心中一“咯噔”,知道这次无功而返的可能性很大,又不想勉强乐瑶,沉默了一会儿对她说道:“那你先回去吧,我来找你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没时间就算了。”

乐瑶抬手看了看表,对我说道:“我得走了。”

我笑了笑说道:“去吧。”

临走前乐瑶又问我:“你住在哪儿的?”

“小李客栈。”

“哦,那我走了啊,拜拜昭阳。”乐瑶向我挥了挥手,然后小跑着离开。

……

摩天轮还在转动,我却忽然形单影只,躺在长椅上,也不想回旅馆。

我虽然和领导保证过一定会办成这个事情,但更不想勉强乐瑶,既然她真的没有档期,那这个事情便听天由命吧。

之所以这么轻易的便放弃努力,是因为我知道乐瑶的处境,她在剧组只是一个新人,很多时候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而且在剧组戏很赶的情况下,也确实很难空出档期,总不能让剧组停工来配合她吧!

其实我该为乐瑶感到开心,空不出档期也恰恰说明她在这部戏里戏份很重,或许她真的可以一戏成名。

回到旅馆,我洗了个热水澡,缓解了些许疲倦之后躺在了床上,心中不免为自己和方圆的工作前途担忧了起来,只希望是陈景明小题大做了,GUCCI那边也不一定会死卡着这个事情终止这次的合作。

我迟迟不能入眠,而时间在我焦虑的胡思乱想中已经走到了凌晨,世界渐渐告别了喧嚣陷入到沉寂之中。

走到窗户边上打开窗户,点上一支烟,眺望着窗外的灰色,再次放空自己什么也不愿意去想。

忽的一阵门铃声传来,起初以为是隔壁的,细听才知道是自己这间屋子的。

我有些疑惑,按道理这样的民宅客栈是不会有什么特殊服务的,那这么晚又是谁在门外?

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乐瑶。

我打开房门,乐瑶冲我微笑道:“怎么样,很惊喜吧?”

“只有惊,没有喜!”我确实被乐瑶给惊到了,根本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乐瑶进了屋子,将自己的化妆品和洗漱用品放进了卫生间,又对我说道:“我的戏刚拍完就来找你了,今天晚上我住在你这儿。”

“你很需要吗?”我站在卫生间门口问道。

“需要啊!可是今天晚上不行,人流后一个月不能行房事,这点生理常识你应该懂的哦,昭阳!”乐瑶一面卸妆一面对我说道。

“你这人怎么都改不了坑的本性,你这么流氓的来了,想过这个夜我得多难熬吗?”

“自己想点办法解决嘛!”乐瑶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我没再言语。

……

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乐瑶洗漱之后穿着睡衣钻进被子里在我身边躺下,然后又靠在了我的怀里,抱着我说道:“你别看电视了。”

“又不能操你,不看电视干嘛?”我依旧盯着电视看着。

乐瑶找到遥控器关掉了电视,屋内霎时静了下来,她难得言语认真的对我说道:“说吧,这次来找我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说了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说着又去拿遥控器。

“我又不傻,如果只是为了和我睡一夜,值得你从苏州赶到横店吗。”乐瑶说着又从我手中夺走了遥控器。

“我来也不是为了睡你吧?”

“那你就别磨叽了,告诉我为什么来找我。”

乐瑶的一再追问下,我终于说道:“最近GUCCI正在和我们百货谈设专柜的事情,GUCCI那边的一个女代表看了你给我们商场拍的宣传海报,觉得你的形象很符合GUCCI的产品定位,希望你能为GUCCI拍一组产品的宣传海报,配合开业宣传……”说完我又补充,道:“你要安排不开档期就算了。”

“那你们公司是不是很重视和GUCCI的合作?”

“我们百货,现有驻场经营的国际一线品牌7个,加上GUCCI正好8个,达到顶级百货B类的标准,等于上升了一个档次,是挺重视的。”我答道。

“你看你吧,我不问,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说了?”乐瑶语气中有些埋怨。

“你实在没档期,我说了也没用,你还是以你的工作为重吧,真不用勉强的。”

沉默了一会儿乐瑶问我:“大概需要几天拍完?”

“两天应该能搞定,也可能一天,现在还不确定GUCCI那边打算怎么拍。”

乐瑶点了点头说道:“那还好,其实来之前我已经和导演说过了,可能要请假,他说可以给我安排出两天的假期,你和GUCCI那边沟通一下,看看什么时候拍吧。”

我心中一块石头忽然就落了地,又提醒乐瑶,道:“你可别勉强啊!”

“为了你勉强一点也没什么。”

……

夜深不见底,房间里只留下一盏朦胧的夜灯,乐瑶依旧蜷缩在我的怀里,我们似乎都不困。

“昭阳,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乐瑶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愣了许久才回答,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的未来是光亮的,我一直得过且过,现在之所以睡在一起,更多的是空虚和生理需要。”

“或许吧……走上这条路,我就没有再期待过爱情。”

猛然听见爱情这个字眼,觉得是那么的空乏,那么的陌生,一时忘记了还在和乐瑶说话。

我们就这么陷入到沉默中,体会的却是活着的无奈,尽管此刻我们睡在一起,可并不会真的生活在一起,因为我们走的路并不相同,终究有一天会在分道扬镳中看不到彼此。

“乐瑶,我们不要再这么相处了,否则,会成为我们以后的负担……”许久我终于说道。

乐瑶又抱紧了我,沉默了许久,最后语气却平静的说道:“嗯,过了这个夜晚,做朋友吧。”

这个夜,我和乐瑶睡在同一张床上,她一直抱紧我,睡的很安然,我知道,她需要的不是一个pao友,也不是男朋友,只是一个依靠,让自己不沉没在这厚重的现实中。

那我呢?……也许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过正经日子的女人,巴不得将自己的心交给她去安慰,可她在哪儿?

记得:彼岸,我曾找过,她不在,灯火阑珊处,我找过,她也不在……

喜欢我的26岁女房客请大家收藏:()我的26岁女房客新更新速度最快。